歡迎訪問古典文學網,祝您閱讀愉快! 古典文學網交流群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言文 > 文言文大全

《荀子·大略》全文注釋翻譯賞析

作者:佚名來源:古典文學網發表于:2020-01-20 16:37:06閱讀:

本篇收集了荀子的學生平時所記下的荀子言論,因為這些言論涉及的內容十分廣泛,難以用某一詞語來概括,而這些言論從總體上來看大都比較概括簡要,可以反映出荀子思想的大概,所以編者把它總題為“大略”。本篇論述最多的是荀子“隆禮尊賢”的思想及各種禮節儀式,其他如“仁義”、“重法愛民”、“義”與“利”的關系以及教育、修養、學習、交友等內容均有涉及,且頗多警策妙語,可與《論語》媲美。

【原文】

大略:

君人者,隆禮尊賢而王,重法愛民而霸,好利多詐而危。

〔譯文〕

要略:

統治人民的君主,崇尚禮義尊重賢人就能稱王天下,注重法治愛護人民就能稱霸諸侯,貪圖財利多搞欺詐就會危險。

【原文】

欲近四旁,莫如中央,故王者必居天下之中,禮也。天子外屏<1>,諸侯內屏,禮也。外屏,不欲見外也;內屏,不欲見內也。

〔注釋〕

<1>屏:照壁,對著門的小墻。

〔譯文〕

“想要接近那四旁,那就不如在中央。”所以稱王天下的君主一定住在天下的中心地區,這是一種禮制。天子將照壁設在門外,諸侯將照壁設在門內,這是一種禮制。把照壁設在門外,是不想讓里面看見外面;把照壁設在門內,是不想讓外面看見里面。

【原文】

諸侯召其臣,臣不俟駕,顛倒衣裳而走,禮也。詩曰<1>:“顛之倒之,自公召之”天子召諸侯,諸侯輦輿就馬<2>,禮也。詩曰<3>:“我出我輿,于彼牧矣。自天子所,謂我來矣。”

〔注釋〕

<1>引詩見《詩·齊風·東方未明》!<2>輦[niǎn 音捻]:拉(車),這里是使人拉的意思。諸侯輦輿就馬:諸侯去見天子雖可乘車,但也必須抓緊時間,所以讓人拉著車子去靠近馬,以便加快套車的速度!<3>引詩見《詩·小雅·出車》。

〔譯文〕

諸侯召見他的臣子時,臣子不等駕好車,沒把衣裳穿整齊就跑,這是一種禮制!对姟吩疲“顛倒歪斜穿衣裙,因人召我來自君。”天子召見諸侯的時候,諸侯讓人拉著車子去靠近馬,這是一種禮制!对姟吩疲“我把我車往外拉,到那牧地把車駕。有人來自天子處,叫我快來就出發。”

【原文】

天子山冕,諸侯玄冠,大夫裨冕<1>,士韋弁<2>,禮也。

〔注釋〕

<1>裨[pí 音皮]:一種顯示地位低卑的禮服,諸侯卿大夫覲見天子時所穿!<2>士:官名,地位次于大夫!№f弁:古冠名,熟皮制成,顏色如爵弁而呈暗紅,形如皮弁。

〔譯文〕

天子穿畫有山形圖案的禮服、戴禮帽,諸侯穿黑色的禮服、戴禮帽,大夫穿裨衣、戴禮帽,士戴熟皮制的暗紅色帽子,這是一種禮制。

【原文】

天子御珽<1>,諸侯御荼<2>,大夫服笏<3>,禮也。

〔注釋〕

<1>御:用。古代把君主使用稱為御!‖E[tǐng 音挺]:古代帝王所執的大型玉版,長三尺,上部削尖呈椎形,下部寬而呈方形,用作為信符!<2>荼[shū 音舒]:玉版,上端呈圓形,下部呈方形!<3>服:用!◇薣hù 音互]:古時大臣朝見君主時手中所拿的記事用的手板。大夫用的笏以斑竹制成,諸侯用的以象牙制成。

〔譯文〕

天子使用上端呈椎形的大玉版,諸侯使用上端呈圓形的玉版,大夫使用斑竹制的手版,這是一種禮制。

【原文】

天子雕弓,諸侯彤弓,大夫黑弓,禮也。

〔譯文〕

天子用雕有花紋的弓,諸侯用紅色的弓,大夫用黑色的弓,這是一種禮制。

【原文】

諸侯相見,卿為介<1>,以其教士畢行<2>,使仁居守。

〔注釋〕

<1>卿:天子及諸侯所設置的高級官員,其地位低于君主而高于其他大臣,分上、中、下三級!〗椋焊笔,介紹人,傳賓主之言的人!<2>士:《集解》作“出”,據《大戴禮記·虞戴德》改。

〔譯文〕

諸侯互相會見的時候,卿做介紹人,使自己那些受過禮儀教育的士人全部前往,讓仁厚的人留守。

【原文】

聘人以圭<1>,問士以璧<2>,召人以瑗<3>,絕人以玦<4>,反絕以環<5>。

〔注釋〕

<1>聘:古代諸侯之間或諸侯與天子之間派使節問候叫“聘”!」纾和“珪”,用作信符的玉器,上部呈圓形或尖錐形,下部呈方形!<2>問:小規模的或不定期的“聘”叫做“問”!∈浚和“事”!¤担罕鈭A形,中心有孔的玉器,其邊闊比孔大一倍的叫“璧”!<3>瑗[yuàn 音愿]:扁圓形、中心有孔的玉器,其孔比邊闊一倍的叫“瑗”。“瑗”與“援”古音相近,“援”是拿過來、領來的意思,所以用瑗來召人!<4>玦[jué 音決]:一種環形而有缺口的玉器。“玦”與“決”、“訣”同源,所以與人決裂、斷絕用玦!<5>反:通“返”,使…回來。環:扁圓形、中心有孔的玉器,其邊闊與孔大小一樣的叫“環”。“環”與“還”同音,所以用它來反絕。

〔譯文〕

派使者到諸侯國去問侯人用珪,去作國事訪問用璧,召見人用璦,與人斷絕關系用瑗,召回被斷絕關系的人用環。

【原文】

人主仁心設焉,知其役也,禮其盡也,故王者先仁而后禮,天施然也。

〔譯文〕

君主要存立仁愛之心;智慧,是仁愛之心役使的東西;禮制,是仁愛之心的完備體現。所以稱王天下的人首先講究仁德,然后才講究禮節,自然的安排就是這樣。

【原文】

《聘禮》志曰<1>:“幣厚則傷德,財侈則殄禮<2>。”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3>?詩曰<4>:“物其指矣<5>,唯其偕矣<6>。”不時宜<7>,不敬文,不驩欣<8>,雖指非禮也。

〔注釋〕

<1>《聘禮》:《儀禮》中的篇名。此下引文大概引自古本《儀禮》。今本《儀禮·聘禮》記為:“多貨則傷于德,幣美則沒禮。”與此文所引義同而辭異!<2>殄[tiǎn 音忝]:滅絕!<3>這兩句是孔子的話,見《論語·陽貨》。荀子引來重申《聘禮》之意,強調玉帛等物雖用作為禮品,但它們只是禮的次要方面,禮的主要方面是尊君治民,所以行禮時應該輕財而重德。玉帛:瑞玉和縑帛。古代祭祀、會盟時用的珍貴禮品!<4>引詩見《詩·小雅·魚麗》。荀子引此詩是為了進一步強調行禮時要注意輕財重德!<5>指:通“旨”,味美!<6>偕:通“諧”,和合,協調,指適合口味!<7>交:當為“文”字之誤<俞樾說>!∥模何牟,花紋,引申指表現義的禮儀制度,如表示等級制度的車制、旗章、服飾、各種禮節儀式等等!韓非子·解老》:“禮者,義之文也。” <8>驩:同“歡”。

〔譯文〕

《聘禮》記載說:“禮物豐厚就會傷害德,財物奢侈就會吞沒禮。”禮呀禮呀,難道只是指玉帛這些禮品嗎?《詩》云:“各種食物味真美,因為它們合口味。”如果不與時節相適合,不恭敬有禮貌,不喜悅快樂,那么即使味道很美,也不合乎禮制。

【原文】

水行者表深,使人無陷;治民者表亂,使人無失,禮者,其表也。先王以禮義表天下之亂;今廢禮者,是棄表也,故民迷惑而陷禍患,此刑罰之所以繁也。

〔譯文〕

在水中跋涉的人用標志來表明深度,使人不致于陷入深水淹死;治理民眾的人用標準來表明禍亂,使人不致于失誤。禮制,就是這種標準,古代的圣明帝王用禮制來彰明天下的禍亂,F在廢除禮制,這是在丟掉標準啊,所以民眾迷惑而陷于禍亂。這就是刑罰繁多的原因。

【原文】

舜曰:“維予從欲而治<1>。”故禮之生,為賢人以下至庶民也,非為成圣也;然而亦所以成圣也,不學不成;堯學于君疇<2>,舜學于務成昭,禹學于西王國。

〔注釋〕

<1>舜:即虞舜,見第三篇注!【S予從欲而治:《尚書·大禹謨》作“俾予從欲以治”,指皋陶彰明五刑來輔助五教,于是舜能隨心所欲地來治理天下。荀子斷章取義地引用此文,用來說明禮能使人成為圣人,掌握了禮就能“從欲而治”!<2>堯:陶唐氏,名放勛,上古五帝之一,傳說中的賢君!【牐阂蛔饕鼔,堯時人。

〔譯文〕

舜說:“只有我能隨心所欲地治理天下。”那禮制的制定,是為了賢人以及下面的群眾的,并不是為了使人成為圣人,然而它也是使人成為圣人的一種工具。但是不向人學習是不能成為圣人的。堯曾向君疇學習,舜曾向務成昭學習,禹曾向西王國學習。

【原文】

五十不成喪,七十唯衰存<1>。

〔注釋〕

<1>衰[cuī 音崔]:通“缞”,古代的喪服之一,是一種披在胸前的麻布條,寬四寸,長六寸。

〔譯文〕

五十歲的人不需要全部做到守喪的禮節,七十歲的人只要喪服在身就行了。

【原文】

親迎之禮<1>,父南向而立<2>,子北面而跪,醮而命之<3>:“往迎爾相,成我宗事,隆率以敬先妣之嗣,若則有常。”子曰:“諾!唯恐不能,敢忘命矣<4>!”

〔注釋〕

<1>親迎:古婚禮六禮之一,即新郎于預定的婚期之日穿上禮服親自到女家去迎接新娘回家的禮節! <2>鄉(鄉):通“向(嚮)”!<3>醮[jiǎo 音較]:古代用于婚禮的一種斟酒祭神的儀式!<4>敢忘命矣:即“不敢忘命”。

〔譯文〕

新郎親自去迎接新娘的禮儀:父親面向南站著,兒子面向北跪著,父親一邊斟酒祭神一邊囑咐兒子:“去迎接你的賢內助,完成我家傳宗接代以祭祀宗廟的大事,好好帶領她去恭敬地做你亡母的繼承人,你的行動則要有常規。”兒子說:“是,我只怕沒有能力做到,決不敢忘記您的囑咐。”

【原文】

夫行也者,行禮之謂也。禮也者,貴者敬焉,老者孝焉,長者弟焉<1>,幼者慈焉,賤者惠焉。

〔注釋〕

<1>弟[tì 音替]:同“悌”,弟弟敬愛兄長的一種道德規范。

〔譯文〕

所謂德行,就是指奉行禮義。所謂禮義,就是對地位高貴的人要尊敬,對年老的人要孝順,對年長的人要敬從,對年幼的人要慈愛,對卑賤的人要給予恩惠。

【原文】

賜予其宮室,猶用慶賞于國家也;忿怒其臣妾<1>,猶用刑罰于萬民也。

〔注釋〕

<1>臣妾:奴婢。古代的奴隸,男的叫臣,女的叫妾。

〔譯文〕

在自己家庭內進行賞賜,應當像在國家中使用表彰賞賜一樣;對自己的奴婢發怒,應當像對民眾使用刑罰一樣。

【原文】

君子之于子,愛之而勿面,使之而勿視,道之以道而勿強。

〔譯文〕

君子對于子女,疼愛他們而不表現在臉上,使喚他們而不露神色,用正確的道理來引導他們而不強迫他們接受。

【原文】

禮以順人心為本,故亡于《禮經》而順于人心者<1>,皆禮也。

〔注釋〕

<1>亡[wú 音無]:通“無”!抖Y經》:見第一篇注。

〔譯文〕

禮以順應人心為根基,所以在《禮經》上沒有而能順應人心的,都是禮。

【原文】

禮之大凡──事生,飾驩也,送死,飾哀也,軍旅,施威也。

〔譯文〕

禮儀的大致情況是:用于侍奉生者的,是為了潤飾喜悅之情;用于葬送死者的,是為了更好地表現悲哀之情;用于軍隊的,是為了裝飾威武之勢。

【原文】

親親、故故、庸庸、勞勞<1>,仁之殺也<2>;貴貴、尊尊、賢賢、老老、長長、義之倫也。行之得其節,禮之序也。仁,愛也,故親;義,理也,故行;禮,節也,故成。仁有里,義有門;仁、非其里而處之<3>,非仁也<4>;義,非其門而由之,非義也。推恩而不理<5>,不成仁;遂理而不敢,不成義;審節而不和<6>,不成禮;和而不發,不成樂。故曰:仁義禮樂,其致一也。君子處仁以義,然后仁也;行義以禮,然后義也;制禮反本成末<7>,然后禮也。三者皆通,然后道也。

〔注釋〕

<1>庸:功勞。庸庸:以庸為庸,把功勞當作功勞來對待。前一字用作為意動詞。<2>殺[shài 音曬]:等差!<3>里:鄉里,住處。這里與“門”一樣,喻指禮制。處(處):原誤作“虛”!》瞧淅锒幹褐覆蛔袷囟Y!<4>非仁也:另作“非禮也”! <5>理:道理,此指禮制道義之類。推恩而不理:指只有物質上的恩賜而不合乎禮義,如父子之間只有物質的供養而沒有孝敬慈愛的道義!<6>和:原誤作“知”字!<7>反:通“返”。本:根本,指仁義。末:末梢,指禮節儀式。

〔譯文〕

親近父母親、熱情對待老朋友、獎賞有功勞的人、慰勞付出勞力的人,這是仁方面的等級差別。尊崇身份貴重的人、尊敬官爵顯赫的人、尊重有德才的人、敬愛年老的人、敬重年長的人,這是義方面的倫理。奉行這些仁義之道能恰如其分,就是禮的秩序。仁,就是愛人,所以能和人互相親近,義,就是合乎道理,所以能夠實行。禮,就是適度,所以能夠成功。仁有安居之處,義有進出之門。仁,如果不是它應該安居的地方卻去安頓在那里,就不是什么仁。義,如果不是它應該進出的門戶而從那里進出,就不是什么義。施行恩惠而不合乎道理,就不成為仁;通達道理而不敢遵行,就不成為義;明白制度而不能使人們和睦協調,就不成為禮;和睦協調了而不抒發出來,就不成為樂。所以說:仁、義、禮、樂,它們要達到的目標是一致的。君子根據義來處置仁,然后才有了仁;根據禮來奉行義,然后才有了義;制定禮時回頭抓住它的根本原則從而再完成它的細節,然后才有了禮。這三者都精通了,然后才是正道。

【原文】

貨財曰賻<1>,輿馬曰赗<2>,衣服曰襚,玩好曰贈,玉貝曰唅。賻赗,所以佐生也,贈襚,所以送死也。送死不及柩尸,吊生不及悲哀,非禮也。故吉行五十,奔喪百里,赗贈及事,禮之大也。

〔注釋〕

<1>賻[fù 音傅]:幫助別人辦喪事而贈送的財物!<2>赗[fèng 音奉]:幫助別人辦喪事而贈送的車馬。

〔譯文〕

幫助別人辦喪事而贈送的財物叫做賻,贈送的車馬叫做赗,贈送的壽衣衾服叫做赗,贈送死者所玩賞嗜好的物品叫做贈,贈送的珠玉貝殼供死人含在口中的叫做唅。賻、赗,是用來幫助死者家屬的;贈、禭,是用來葬送死者的。送別死者時不見到棺材里的尸體,哀悼死者而安慰其家屬時不達到悲哀,是不合乎禮的。所以參加吉禮時一天走五十里,而奔喪時一天要跑一百里,幫助別人辦喪事而贈送的東西一定要趕上喪事,這是禮節的大端啊。

【原文】

禮者,政之挽也<1>;為政不以禮,政不行矣。

〔注釋〕

<1>挽:牽引,引申為引導。

〔譯文〕

禮,是政治的指導原則。治理政事不按照禮,政策就不能實行。

【原文】

天子即位,上卿進曰<1>:“如之何憂之長也?能除患則為福,不能除患則為賊。”授天子一策<2>。中卿進曰:“配天而有下土者<3>,先事慮事,先患慮患。先事慮事,謂之接<4>,接則事優成。先患慮患謂之豫,豫則禍不生。事至而后慮者,謂之后,后則事不舉;贾炼髴]者謂之困,困則禍不可御。”授天子二策。下卿進曰:“敬戒無怠,慶者在堂,吊者在閭。禍與福鄰,莫知其門。豫哉豫哉!萬民望之。”授天子三策。

〔注釋〕

<1>上卿:依周朝的官制,宗周及諸侯都設置卿,分上、中、下三級,上卿是朝中最尊貴的大臣,相當于后世的宰相!<2>策:通“冊”,成編的竹簡。此指寫有上述文字的冊書!<3>配天而有下土者:指天子。古人以君權為神授,天子被看作為天帝的兒子,所以說他“配天”!<4>接:通“捷”,敏捷(楊倞說)。

〔譯文〕

天子剛登上帝位時,上卿走上前說:“憂慮這樣深長,您怎么辦呢?能夠除去禍患就有幸福,不能除去禍患就會受害。”說完就把第一篇冊書交給天子。中卿走上前說:“和上天相配而擁有天下土地的人,在事情發生之前就要考慮到那事情,在禍患來到之前就要考慮到禍患。在事情發生之前就考慮到那事情,這叫做敏捷;能夠敏捷,那么事情就會圓滿成功。在禍患來到之前就考慮到禍患,這叫做預先準備;能夠預先準備,那么禍患就不會發生。事情發生以后才加以考慮的叫做落后;落后了,那么事情就辦不成。禍患來了以后才加以考慮的叫做困厄;困厄了,那么禍患就不能抵擋了。”說完就把第二篇冊書交給天子。下卿走上前說:“慎重戒備而不要懈怠!慶賀的人還在大堂上,吊喪的人已到了大門口。災禍和幸福緊靠著,沒有人知道它們產生的地方。要預先準備啊!要預先準備啊!億萬人民都仰望著您。”說完就把第三篇冊書交給天子。

【原文】

禹見耕者耦,立而式<1>,過十室之邑,必下。

〔注釋〕

<1>式:通“軾”,古代車廂前用作扶手的橫木叫“軾”,這里用作動詞,指扶軾低頭表示敬意。

〔譯文〕

禹看見耕地的人兩人并肩耕作,就站起來扶著車廂前的橫木;經過十來戶人家的小鎮,一定下車。

【原文】

殺大蚤<1>,朝大晚,非禮也。治民不以禮,動斯陷矣。

〔注釋〕

<1>殺:指獵取禽獸,一說當作“祭”!〈骩tài 音態]:同“太”。蚤:通“早”。

〔譯文〕

獵取禽獸太早,上朝太晚,不合乎禮。治理民眾不根據禮,一動就會失足。

【原文】

平衡曰拜<1>,下衡曰稽首<2>,至地曰稽顙<3>。

〔注釋〕

<1>平衡:本指衡器兩端重量相等而秤桿處于水平狀態,此指彎腰后頭與腰像秤桿平衡時一樣呈水平狀態!“荩簝墒窒喙暗诸^彎腰以表示恭敬的一種禮節,即后世之作揖!<2>稽[qǐ 音起]首:古代跪拜禮的一種,跪下后兩手相拱拜至地,低頭至手。一說低頭至地!<3>顙[sǎng 有磉]:額!』嫞汗糯虬荻Y的一種,跪下后兩手拜至地,低頭使前額著地。

〔譯文〕

彎腰后頭與腰相平叫做拜,頭比腰低叫做稽首,頭著地叫做稽顙。

【原文】

大夫之臣,拜不稽首,非尊家臣也,所以辟君也<1>。

〔注釋〕

<1>辟[bì 音避]:通“避”。

〔譯文〕

大夫的家臣對大夫只拜而不稽首,這不是為了提高家臣的地位,而是避免大夫和國君在禮節等級上的相同。

【原文】

一命齒于鄉<1>,再命齒于族,三命族人雖七十不敢先。

〔注釋〕

<1>這一章指鄉內以射選士前飲酒時的禮儀(參見《禮記·祭義》鄭注)!∫幻好,官爵等級。周代的官爵分為九個等級,稱九命。一命是最低一級的官,包括公爵、侯爵、伯爵屬下的士和子爵、男爵屬下的大夫。再命(二命)包括公、侯、伯的大夫和子、男的卿。三命包括公、侯、伯的卿。見《周禮·春官·典命》!↓X:按年齡大小排列次序。鄉:古代行政區域單位,周代以一萬二千五百戶為一鄉。

〔譯文〕

在鄉內飲酒時,一級官員和鄉里的人按照年齡大小來排列位次;二級官員和同宗族的人按年齡大小來排列位次;至于三級官員,那么同宗族的人即使七十歲了,也不敢排在他前面。

【原文】

上大夫<1>,中大夫,下大夫。

〔注釋〕

<1>大[dài 音代]夫:古官名。周王室及諸侯各國,官分卿、大夫、士三等,大夫又分上、中、下三級。

〔譯文〕

大夫分上大夫、中大夫、下大夫。

【原文】

吉事尚尊,喪事尚親。

〔譯文〕

在吉慶的事中官位高的人位次在前,在喪事中與死者關系親近的人位次在前。

【原文】

聘<1>,問也。享<2>,獻也。私覿<3>,私見也。

〔注釋〕

<1>聘:古代諸侯之間或諸侯與天子之間派使節問候叫“聘”!<2>享:供獻,把禮品獻給天子、諸侯!<3>私覿[dí 音敵]:奉命出使外國而以私人身分見所在國國君。覿:見,相見。

〔譯文〕

聘,就是問候。享,就是進獻。私覿,就是私下會見。

【原文】

言語之美,穆穆皇皇<1>。朝廷之美,濟濟鎗鎗<2>。

〔注釋〕

<1>穆穆:溫和的樣子;驶剩禾锰谜,形容光明正大!<2>濟濟:[jǐ 音己]:形容威儀隆盛的樣子!℃j鎗:《禮記·少儀》作“翔翔”,通“蹌蹌”,形容行走有節奏的樣子。古人形容威儀常用“濟濟蹌蹌”,如《詩·小雅·楚茨》:“濟濟蹌蹌,絜爾牛羊,以往烝嘗。”《詩·大雅·公劉》:“蹌蹌濟濟,俾筵俾幾。”《禮記·玉藻》:“朝廷濟濟翔翔。”

〔譯文〕

形容說話的美好,就說“穆穆皇皇”。形容朝廷的美好,就說“濟濟蹌蹌”。

【原文】

為人臣下者,有諫而無訕<1>,有亡而無疾,有怨而無怒。

〔注釋〕

<1>訕[shàn 音扇]:誹謗。

〔譯文〕

給人當臣子的,只能規勸而不能毀謗,只能出走而不能憎恨,只能埋怨而不能發怒。

【原文】

君于大夫,三問其疾,三臨其喪<1>;于士,一問,一臨。諸侯非問疾吊喪不之臣之家。

〔注釋〕

<1>臨[lìn 音吝]:吊喪,到死人家里祭奠死者。

〔譯文〕

君主對于大夫,在他生病時去慰問三次,在他死后去祭奠三次;對于士,慰問一次,祭奠一次。諸侯如果不是探望疾病、祭奠死者,不到臣子的家里。

【原文】

既葬,君若父之友食之<1>則食矣,不辟梁肉<2>,有醴酒則辭<3>。

〔注釋〕

<1>若:或!∈砙sì 音飼]:通“飼”,給…吃!<2>辟[bì 音避]:通“避”!<3>醴:甜酒。此章又見于《禮記·喪大記》。按古代的禮制,為父母守喪期間不能吃肉喝酒,但若有尊貴的人請自己吃,可以破例吃肉,但由于喝了酒會使臉色改變,所以不可通融。

〔譯文〕

父親或母親已經埋葬以后,君主或者父親的朋友讓自己吃飯,就可以吃了,不回避米飯肉食,但有酒就要謝辭。

【原文】

寢不踰廟<1>,燕衣不踰祭服<2>,禮也。

〔注釋〕

<1>寢、廟:古代宗廟分兩部分,后面停放神主牌和放置祖先遺物的房屋叫“寢”,也稱“北堂”,前面舉行祭祀的殿堂叫“廟”,廟有東西廂房,寢沒有廂房。一說“寢”指寢宮、臥室,“廟”指宗廟!<2>燕:《集解》作“設”,當為“䜩”字之殘誤,今據《禮記·王制》改!⊙啵和“宴”。燕衣:參加燕禮<敬老宴飲之禮>時穿的衣服。一說指帝王退朝閑居時穿的衣服。

〔譯文〕

寢殿的規模不能超過廟堂,參加燕禮所穿的衣服不能超過祭祀所穿的禮服,這是一種禮制。

【原文】

易之咸<1>,見夫婦<2>。夫婦之道,不可不正也,君臣父子之本也<3>。咸,感也<4>,以高下下<5>,以男下女,柔上而剛下。

〔注釋〕

<1>《易》:《周易》,是儒家的重要經典。“易”是變易的意思,其內容主要是通過象征天、地、風、雷、水、火、山、澤八種自然現象的八卦來推測自然和人事的變化。相傳伏羲作八卦,周文王發揮為六十四卦而成《周易》! 断獭罚毫呢灾械囊回!<2>見[xiàn 音現]:同“現”!∫字,見夫婦:易咸卦,艮在下,兌在上,艮為少男,兌為少女,所以說“見夫婦”!∑湄赞o云:“亨。利貞。取女吉。”(意思是:“通順。占問有利。娶媳婦吉利。”)更明確地揭示了卦形的含意!<3>《周易·序卦》解釋六十四卦順序時論及《咸》卦時說:“有男女然后有夫婦,有夫婦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所以此文說夫婦之道是君臣、父子之本!<4>“感”、“咸”字音相近,用“感”來解釋“咸”,是一種聲訓!<5>以高下下:使高的低于低的!断獭返南旅媸囚挢,象征山,所以稱之為“高”;上面是兌卦,象征澤,所以稱之為“下”!断獭坟詫Ⅳ挢灾糜趦敦灾,所以說“以高下下”。下兩句的道理與此相似。

〔譯文〕

易經》中的《咸》卦,顯示了夫妻之道。夫妻之道,是不能不端正的,它是君臣、父子關系的根本。“咸”,就是感應的意思,它的符號是把高的置于低的之下,把男的置于女的之下,是柔和在上面而剛勁在下面。

【原文】

聘士之義,親迎之道,重始也。

〔譯文〕

聘請賢士的儀式,新郎親自去迎接新娘的辦法,都是注重開端。

【原文】

禮者,人之所履也<1>,失所履,必顛蹶陷溺<2>。所失微而其為亂大者,禮也。

〔注釋〕

<1>履:此字含義雙關。字面上表示踩,指立足;實表示履行,指遵照執行。又,古代“禮”、“履”同音,用“履”解釋“禮”,是一種聲訓!<2>顛蹶[jué 音決]陷溺:也含義雙關,字面上表示跌倒陷落沉沒,實表示受挫折陷于危難。

〔譯文〕

禮,是人的立身之處。失去了立身之處,就一定會跌倒沉淪。稍微失去一點而造成的禍亂很大的東西,就是禮。

【原文】

禮之于正國家也,如權衡之于輕重也,如繩墨之于曲直也。故人無禮不生,事無禮不成,國家無禮不寧。

〔譯文〕

禮對于整飭國家,就像秤對于輕重一樣,就像墨線對于曲直一樣。所以人沒有禮就不能生活,事情沒有禮就不能辦成,國家沒有禮就不得安寧。

【原文】

君臣不得不尊<1>,父子不得不親,兄弟不得不順,夫婦不得不驩,少者以長,老者以養。故天地生之<2>,圣人成之<3>。

〔注釋〕

<1>此段原在“吉事尚尊,喪事尚親”之后!〔坏茫褐傅貌坏骄拥墓芾!<2>之:指人!√斓厣禾斓厥谷舜婊,指自然界供給人類生活所需要的物質資料!<3>圣人成之:指圣人制定禮義進行教化,使人去掉獸性而成為真正的人!孟子·滕文公上》說:“人之有道也,飽食、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于禽獸。圣人有憂之,使契為司徒,教以人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敘,朋友有信。”這便是此文“圣人成之”的具體含義。

〔譯文〕

君臣之間得不到君子的治理就不會有尊重,父子之間得不到君子的治理就不會親近,兄弟之間得不到君子的治理就不會和順,夫妻之間得不到君子的治理就不會歡樂。年幼的人靠了君子的治理而長大成人,年老的人靠了君子的治理而得到贍養。所以天地養育了人,圣人成就了人。

【原文】

和鸞<1>之聲,步中武象,趨中韶護。君子聽律習容而后出<2>。

〔注釋〕

<1>和鸞:車上懸掛的鈴鐺。另作“和樂”。此下參見第十八篇注!<2>出:《集解》作“士”,據《禮記·玉藻》改。

〔譯文〕

車鈴的聲音,在車子慢行時合乎《武》、《象》的節奏,在車子奔馳時合乎《韶》、《護》的節奏。君子要聽聽走路時佩玉的聲音是否合律,并練習好舉止儀表然后才出門。

【原文】

霜降逆女<1>,冰泮殺止<2>,內<3>十日一御<4>。

〔注釋〕

<1>霜降:二十四節氣之一,通常在陰歷的九月,在陽歷的10月23日或24日!∧妫河!<2>《集解》無“止”,據《詩·召南·摽有梅》孔穎達《正義》所引孫卿之語補!°鶾pà4n 音判]:(冰)溶解,化開。殺:結束,收煞!<3>內:正屋,引申指正妻!<4>御:古代與皇帝有關的事稱御,此指行房。十日一御:指天子對正妻所要盡到的夫婦之禮。天子妻妾嬪妃甚多,但對正妻至少要十日一御。參見《禮記·內則》。

〔譯文〕

從霜降開始娶妻,到第二年河里的冰溶化時就停止婚娶。對正妻,十天同房一次。

【原文】

坐視膝,立視足,應對言語視面<1>。立視前六尺而大之,六六三十六,三丈六尺。

〔注釋〕

<1>此章是指臣、子與君、父相見時的禮儀,可參見《儀禮·士相見禮》。這幾句指相見時必須注意對方將會發生的動作。

〔譯文〕

對方坐著,注視他的膝部;對方站著,注視他的腳;回答說話時,注視他的臉。對方站著時,在他前面六尺處注視他,而最遠,六六三十六,在三丈六尺之處注視他。

【原文】

文貌情用,相為內外表里<1>。禮之中焉,能思索謂之能慮。

〔注釋〕

<1>此文可參見第十九篇!∥模何牟,花紋,引申指表現義的禮儀制度,如表示等級制度的車制、旗章、服飾、各種禮節儀式等等!俄n非子·解老》:“禮者,義之文也。”

〔譯文〕

禮儀容貌和感情作用互相構成內外表里的關系,這是適中的禮。善于思索叫做慮。

【原文】

禮者,本末相順,終始相應。

〔譯文〕

禮制,它的根本原則和具體細節互不抵觸,人生終結的儀式與人生開始的儀式互相應合。

【原文】

禮者,以財物為用,以貴賤為文,以多少為異<1>。

〔注釋〕

<1>此文可參見第十九篇注。

〔譯文〕

禮,把錢財物品作為工具,把尊貴與卑賤的區別作為禮儀制度,把享受的多少作為尊卑貴賤的差別。

【原文】

下臣事君以貨,中臣事君以身,上臣事君以人。

〔譯文〕

下等的臣子用財物來侍奉君主,中等的臣子用生命來侍奉君主,上等的臣子推薦人才來侍奉君主。

【原文】

易曰:“復自道,何其咎<1>?”《春秋》賢穆公<2>,以為能變也。

〔注釋〕

<1>引文見《周易·小畜·初九》!∑洌褐~!<2>《春秋》:見第一篇注!∧鹿呵啬鹿,名任好,春秋時秦國君主,公元前659—前621年在位! 洞呵铩焚t穆公:體現在《春秋·文公十二年》所記載的“秦伯使遂(或作“術”)來聘”一語!公羊傳》解釋此語說:“遂者何?秦大夫也。秦無大夫,此何以書?賢繆公也。何賢乎繆公?以為能變也。”遂,即西乞術。公元前628年,秦穆公不聽老臣蹇叔的勸告,派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率師襲鄭,結果于次年被晉伏擊,敗于崤山,穆公悔改前非,終于在公元前624年報晉之仇,并告誡秦軍:有事與老年人商量就不會犯錯誤。所以說他“能變”。

〔譯文〕

《易經》說:“回到自己的道路,有什么過錯?”《春秋》贊許秦穆公,認為他能夠轉變。

【原文】

士有妒友則賢交不親,君有妒臣則賢人不至。蔽公者謂之昧,隱賢者謂之妒,奉妒昧者謂之交譎<1>。交譎之人,妒昧之臣,國之薉孽也<2>。

〔注釋〕

<1>交:通“狡”!∽H[jué 音決]:欺詐,玩弄手段!<2>薉:同“穢”,污穢。

〔譯文〕

士人有了妒忌的朋友,那么和賢人交往就不會親密;君主有了妒忌的臣子,那么賢人就不會到來。埋沒公正的人叫做欺昧,埋沒賢良的人叫做妒忌,奉承妒忌欺昧的人叫做狡猾詭詐。狡猾詭詐的小人,妒忌欺昧的臣子,是國家的垃圾和妖孽。

【原文】

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國寶也?诓荒苎,身能行之,國器也?谀苎灾聿荒苄,國用也?谘陨,身行惡,國妖也。治國者敬其寶,愛其器,任其用,除其妖。

〔譯文〕

嘴里能夠談論禮義,自身能夠奉行禮義,這種人是國家的珍寶。嘴里不能談論禮義,自身能夠奉行禮義,這種人是國家的器具。嘴里能夠談論禮義,自身不能奉行禮義,這種人是國家的工具。嘴里說得好,自身干壞事,這種人是國家的妖孽。治理國家的人敬重國家的珍寶,愛護國家的器具,使用國家的工具,鏟除國家的妖孽。

【原文】

不富,無以養民情,不教,無以理民性。故家五畝宅<1>,百畝田,務其業,而勿奪其時,所以富之也。立大學<2>,設庠序<3>,修六禮<4>,明七教<5>,所以道之也<6>。詩曰:“飲之食之,教之誨之<7>。”王事具矣。

〔注釋〕

<1>故:猶“夫”,發語詞!<2>太:《集解》作“大”,古字通,今據宋浙本改!√珜W:即國學,是國家的最高學府!<3>庠[xiáng 音詳]序:古代地方所設的學校!<4>修:修明!×Y:指冠禮(男子成年時舉行的加冠禮儀)、婚禮、喪禮、祭禮、鄉飲酒禮(鄉中送薦賢者于君主時設宴送行的禮儀)、相見禮!<5>七:另誤作“十”字!∑呓蹋褐赣嘘P父子、兄弟、夫婦、君臣、長幼、朋友、賓客等七個方面的倫理教育(參見《禮記·王制》),其內容主要是父親慈愛兒子、兒子孝順父親,兄長對弟善良、弟弟敬重兄長,丈夫有道義、妻子聽從丈夫,君主仁愛、臣子忠誠,年長的照顧年幼的、年幼的順從年長的,對朋友講究信用,對賓客講究禮節!<6>導:《集解》作“道”,據世德堂本改!<7>引詩見《詩·小雅·綿蠻》!≈涸瓰樵娙俗灾,當解為“我”。這里荀子斷章取義,泛指人民。

〔譯文〕

不使民眾富裕就無法調養民眾的思想感情,不進行教育就無法整飭民眾的本性。每家配置五畝宅基地,一百畝耕地,努力從事農業生產而不耽誤他們的農時,這是使他們富裕起來的辦法。建立國家的高等學府,設立地方學校,整飭六種禮儀,彰明七個方面的教育,這是用來引導他們的辦法!对姟吩疲“給人喝啊給人吃,教育人啊指導人。”像這樣,稱王天下的政事就完備了。

【原文】

武王始入殷<1>,表商容之閭<2>,釋箕子之囚,哭比干之墓<3>,天下鄉善矣<4>。

〔注釋〕

<1>武王:即周武王,姓姬,名發,周文王之子,他繼承文王的遺志,打敗了商紂王,建立了周王朝!∫螅荷坛膰,在今河南安陽縣小屯村!<2> 表:設立標記以表彰其功德。商容:商紂王時的賢人,被紂王貶退。閭:里巷的大門!<3>箕子、比干:見第八篇注!<4>鄉(嚮):通“向(嚮)”。

〔譯文〕

周武王剛進入殷都的時候,在商容所住的里巷門口設立了標記以表彰他的功德,解除了箕子的囚禁,在比干的墓前痛哭哀悼,于是天下人就都趨向行善了。

【原文】

天下國有俊士,世有賢人。迷者不問路,溺者不問遂<1>,亡人好獨。詩曰<2>:“我言維服<3>,勿用為笑<4>。先民有言,詢于芻蕘<5>。”言博問也。

〔注釋〕

<1>遂:同“隧”,河中可以涉水而過的路!<2>引詩見《詩·大雅·板》!<3>服:事!<4>用:以!<5>芻蕘[chú ráo 音除饒]:割草打柴的人。

〔譯文〕

天下、一國都有才智出眾的人,每個時代都有賢能的人。迷路的人不問道,溺水的人不問涉水的路,亡國的君主獨斷專行!对姟吩疲“我所說的是要事,不要以為開玩笑。古人曾經有句話:要向樵夫去請教。”這是說要廣泛地詢問各方面的人。

【原文】

有法者以法行,無法者以類舉。以其本知其末,以其左知其右,凡百事異理而相守也<1>。慶賞刑罰,通類而后應<2>;政教習俗,相順而后行。

〔注釋〕

<1>守:持!<2>應:相應,適合,指即使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也能針對各種不同的具體情況實施恰如其分的賞罰。

〔譯文〕

有法律依據的就按照法律來辦理,沒有法律條文可遵循的就按照類推的辦法來辦理。根據它的根本原則推知它的細節,根據它的一個方面推知它的另一個方面。大凡各種事情,道理雖然不同卻互相制約著。對于表揚獎賞與用刑處罰,通達了類推的原理,然后才能有相應的處置。政治教化與風俗習慣相適應,然后才能實行。

【原文】

八十者一子不事,九十者舉家不事,廢疾非人不養者,一人不事,父母之喪,三年不事,齊衰大功<1>,三月不事,從諸侯來,與新有昏<2>,期不事。

〔注釋〕

<1>齊衰:又作“齊缞[zīcuī 音資]”,喪服。“五服”中列位二等,次于斬衰。其服以粗疏的麻布制成,衣裳分制,緣邊部分縫緝整齊,故名。有別于斬衰的毛邊。具體服制及穿著時間視與死者關系親疏而定。據古代喪禮,父卒為繼母,母為長子等等,服齊衰三年;男子為妻、為伯叔父母、為兄弟、為祖父母,已嫁的女子為父母等等,服齊衰一年;為曾祖父母,服齊衰五月;為高祖父母,服齊衰三月!〈蠊Γ簡史宸,服期為九個月。其服用熟麻布做成,較齊衰稍細,較小功為粗,故稱大功。男子為出嫁的姊妹和姑母、為堂兄弟和未嫁的堂姊妹都服大功,女子為丈夫的祖父母及伯叔父母、為自己的兄弟也服大功!<2>不:當為“來”字之殘誤!』瑁和“婚”。

〔譯文〕

八十歲的人,可以有一個兒子不服勞役;九十歲的人,全家都可以不服勞役;殘廢有病、沒有人照顧就不能活下去的,家里可以有一個人不服勞役。有父親、母親的喪事,可以三年不服勞役;齊衰和大功,可以三個月不服勞役。從其他諸侯國遷來以及新結婚的,可以一年不服勞役。

【原文】

子謂子家駒續然大夫<1>,不如晏子<2>;晏子功用之臣也,不如子產<3>;子產惠人也,不如管仲<4>;管仲之為人,力功不力義,力知不力仁,野人也<5>,不可為天子大夫。

〔注釋〕

<1>子家駒:名羈,字駒,魯莊公的玄孫,春秋時魯國大夫,其事跡見《左傳》昭公二十五年到定公元年以及《公羊傳·昭公二十五年》的記載!±m:延續。續然:等于說“續明”、“紹明”(《管子》:“周聽近遠以續明。”《韓非子》:“不紹葉公之明。”),指君主不明察的地方他能增益君主的明察。子家駒雖能勸諫魯昭公,但結果并未能阻止他,昭公仍敗逃于齊,所以孔子說他只是個“續明”的大夫,而不是個“功用之臣”,因而不及晏子!<2>晏子:晏嬰,春秋時齊國大夫,字平仲,公元前556年,其父死后繼任齊卿,歷事齊靈公、莊公、景公,以節儉力行聞名諸侯!<3>子產:姓公孫,名僑,字子產,春秋時鄭國政治家,公元前554年為卿,公元前543年執政,在鄭國實行改革,并推行法治。<4>管仲:名夷吾,字仲,是春秋初期具有法家思想的政治家,他開始侍奉公子糾出奔魯國,公子糾爭位失敗被殺后,他由鮑叔牙推薦當了齊桓公的相,他輔助桓公成就了霸業,桓公尊他為“仲父”!<5>野:《論語·雍也》:“質勝文則野。”指其質樸超過了他的禮儀修養。

〔譯文〕

孔子說子家駒是增益君主明察的大夫,及不上晏子;晏子,是個有成效的臣子,及不上子產;子產,是個給人恩惠的人,及不上管仲;管仲的立身處事,致力于功效而不致力于道義,致力于智謀而不致力于仁愛,是個缺乏禮義修養的人,不可以做天子的大夫。

【原文】

孟子三見宣王,不言事<1>。門人曰:“曷為三遇齊王而不言事?”孟子曰:“吾先攻其邪心。”

〔注釋〕

<1>孟子:孟軻!⌒酰糊R宣王,田氏,名辟疆,齊威王之子,約公元前319—前301年在位。他講求功利,想稱霸諸侯。孟子曾勸他放棄稱霸之心而實行仁政。見《孟子·梁惠王上》。

〔譯文〕

孟子三次見到齊宣王而不談國事。他的學生說:“為什么三次碰到齊王都不談國事?”孟子說:“我先要打擊他的壞思想。”

【原文】

公行子之之燕<1>遇曾元于涂<2>,曰:“燕君何如?”曾元曰:“志卑。志卑者輕物,輕物者不求助;茍不求助,何能舉?氐羌之虜也<3>,不憂其系壘也<4>,而憂其不焚也<5>。利夫秋毫,害靡國家<6>,然且為之,幾為知計哉<7>?”

〔注釋〕

<1>公行子之:齊國大夫!≈旱!<2>曾元:孔子弟子曾參的兒子!⊥浚和“途”“塗”!<3>氐[dī 音低]:我國古代西部的一個民族。晉時曾建立前秦、后涼、成漢等國。羌:我國古代西部的一個民族。東晉時曾建立后秦!<4>壘:通“纍”!∠道n:捆綁,即被俘!<5>焚:指火葬。死后火葬是氐族、羌族的風俗!<6>靡[mí 音迷]:損害!<7>幾[qǐ 音起]:通“豈”。

〔譯文〕

公行子之到燕國去,在路上碰到曾元,說:“燕國國君怎么樣?”曾元說:“他的志向不遠大。志向不遠大的人看輕事業,看輕事業的人不找人幫助。如果不找人幫助,哪能攻克別國呢?他只能是氐族人、羌族人的俘虜。他不擔憂自己被捆綁,卻擔憂自己死后不能按照氐族、羌族的習俗被火化。得到的利益就像那秋天新長出來的獸毛一樣細微,而危害卻有損于國家,這樣的事他尚且要去做,哪能算是懂得謀劃呢?”

【原文】

今夫亡箴者,終日求之而不得;其得之也,非目益明也,眸而見之也<1>。心之于慮亦然<2>。

〔注釋〕

<1>眸:瞳人,瞳孔。這里用作動詞,指放大了瞳孔看!<2>心之于慮亦然:心對于考慮也這樣,指心里考慮問題時也像眼睛看東西一樣,只有聚精會神才能有所發明。

〔譯文〕

現在那丟了針的人,整天找它都沒找到;當他找到它時,并不是眼睛更加明亮了,而是睜大了眼睛才發現它的。心里考慮問題也是這樣。

【原文】

“義”與“利”者,人之所兩有也。雖堯舜不能去民之欲利;然而能使其欲利不克其好義也。雖桀紂不能去民之好義;然而能使其好義不勝其欲利也。故義勝利者為治世,利克義者為亂世。上重義則義克利,上重利則利克義。故天子不言多少,諸侯不言利害,大夫不言得喪,士不通貨財。有國之君不息牛羊,錯質之臣不息雞豚<1>,冢卿不修幣<2>,大夫不為場園<3>,從士以上皆羞利而不與民爭業,樂分施而恥積藏;然故民不困財,貧窶者有所竄其手<4>。

〔注釋〕

<1>錯:通“措”。錯質:等于說“委質”。古代做臣子,先把自己的名字寫在策書上,把自己當作人質而交給君主,表示為君主獻身,這叫做“委質”(參見《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子路后儒服委質”《索隱》引服虔《左傳》注)。有人把“質”解為身體或讀為“贄”(初次相見而贈送的禮物),也通!<2>冢[zhǒng 音腫]:長[zhǎng 音掌]!≮G洌荷锨,參見第二十一篇注!⌒迬牛航洜I貨幣,指放高利貸之類!<3>:《集解》作“園”,《韓詩外傳》卷四第十四章作“圃”!銎訹pǔ 音浦]:打谷與種菜的地方。古人場、圃同地,春夏種菜即為圃,秋冬則將圃修筑成平整的場地,用來打谷與翻曬糧食,所以連稱“場圃”!<4>窶[jù 音據]貧寒!「Z:措,安置!∮兴Z其手:指能夠著手料理自己的生活。

〔譯文〕

道義和私利,是人們兼有的東西。即使是堯,舜這樣的賢君也不能除去民眾追求私利的欲望,但是能夠使他們對私利的追求敵不過他們對道義的愛好。即使是夏桀、商紂這樣的暴君也不能去掉民眾對道義的愛好,但是能夠使他們對道義的愛好敵不過他們對私利的追求。所以道義勝過私利的就是治理得好的社會,私利勝過道義的就是混亂的社會。君主看重道義,道義就會勝過私利;君主推崇私利,私利就會勝過道義。所以天子不談論財物多少,諸侯不談論有利還是有害,大夫不談論得到還是失去,士不去販運買賣貨物;擁有國家的君主不養殖牛和羊,獻身于君主的臣子不養殖雞和小豬,上卿不放高利貸,大夫不筑場種菜;從士以上的官吏都以追求私利為羞恥而不和民眾爭搶職業,喜歡施舍而以囤積私藏為恥辱。所以民眾不為錢財所困擾,貧窮的人也不會手足無措了。

【原文】

文王誅四<1>,武王誅二,周公卒業,至成康則案無誅已<2>。

〔注釋〕

<1>此下參見第七篇注<4>!<2>康:周康王,西周國王,周成王的兒子,姓姬,名釗。他繼承了成王的政策,繼續加強統治! 妒酚·周本紀》稱:“成、康之際,天下安寧,刑錯四十余年不用。”案:語助詞。

〔譯文〕

周文王討伐了四個國家,周武王誅殺了兩個人,周公旦完成了稱王天下的大業,到周成王、周康王的時候就沒有殺伐了。

【原文】

多積財而羞無有,重民任而誅不能,此邪行之所以起,刑罰之所以多也。

〔譯文〕

贊許積聚錢財而把一無所有看作羞恥,加重人民的負擔而懲處不堪負擔的人,這是邪惡行為產生的根源,也是刑罰繁多的原因。

【原文】

上好義<1>,則民闇飾矣<2>!上好富,則民死利矣!二者治亂之衢也<3>。民語曰:“欲富乎?忍恥矣,傾絕矣<4>,絕故舊矣!與義分背矣!”上好富,則人民之行如此,安得不亂!

〔注釋〕

<1>義(義):另作“羞” <2>飾:同“飭”,整治!<3>“亂”上當有“治”字!<4>忍恥:不顧廉恥!A絕:不顧性命。

〔譯文〕

君主愛好義,那么民眾就暗自整飭了。君主愛好富,那么民眾就為利而死了。這兩點,是治和亂的叉道。民間俗語說:“想富嗎?忍著恥辱吧,道德敗壞吧,與故舊一刀兩斷吧,與道義背道而馳吧。”君主愛好富,那么人民的行為就這樣,怎么能不亂?

【原文】

湯旱而禱曰:政不節與?使民疾與?何以不雨至斯極也!宮室榮與?婦謁盛與?何以不雨至斯之極也!苞苴行與<1>?讒夫興與?何以不雨至斯極也!

〔注釋〕

<1>苞:通“包”!“冢喊。古人贈送禮物,必加包裹,所以稱饋贈的禮物為苞苴。此指賄賂。

〔譯文〕

商湯因為大旱而向神禱告說:“是我的政策不適當嗎?是我役使民眾太苦了嗎?為什么旱到這種極端的地步?是我的宮殿房舍太華麗了嗎?是妻妾嬪妃說情請托太多了嗎?為什么旱到這種極端的地步?是賄賂盛行嗎?是毀謗的人發跡了嗎?為什么旱到這種極端的地步?”

【原文】

天之生民,非為君也;天之立君,以為民也。故古者,列地建國,非以貴諸侯而已;列官職,差爵祿<1>,非以尊大夫而已。

〔注釋〕

<1>差[cī 音疵]:區別等級。

〔譯文〕

上天生育民眾,并不是為了君主;上天設立君主,卻是為了民眾。所以在古代,分封土地建立諸侯國,并不只是用來尊重諸侯而已;安排各種官職,區別爵位俸祿的等級,并不只是用來尊重大夫而已。

【原文】

主道知人,臣道知事。故舜之治天下,不以事詔而萬物成<1>。農精于田,而不可以為田師,工賈亦然。

〔注釋〕

<1>不以事詔:指不具體吩咐如何做事,而只是委派人去做。參見第二十一篇。

〔譯文〕

為君之道,在于了解人;為臣之道,在于精通政事。從前舜治理天下,不用事事告誡而各種事情也就辦成了。農夫對種地很精通卻不能因此而去做管理農業的官吏,工人和商人也是這樣。

【原文】

以賢易不肖,不待卜而后知吉。以治伐亂,不待戰而后知克。

〔譯文〕

用賢能的人去替換沒有德才的人,不等占卜就知道是吉利的。用安定的國家去攻打混亂的國家,不等交戰就知道能攻克。

【原文】

齊人欲伐魯,忌卞莊子<1>,不敢過卞。晉人欲伐衛,畏子路<2>,不敢過蒲。

〔注釋〕

<1>卞:魯國的城邑,在今山東泗水縣東!”迩f子:春秋時魯國卞邑的大夫,以勇敢著名,其事可參見《論語·憲問》及《韓詩外傳》卷十第十三章!<2>子路:即仲由(公元前542—前480年),春秋卞邑人,字子路,一字季路,孔子的學生,有勇力,曾在衛國的蒲邑<在今河南長垣縣西南>當過邑長。

〔譯文〕

齊國人想攻打魯國,顧忌卞莊子,不敢經過卞城。晉國人想攻打衛國,害怕子路,不敢經過蒲邑。

【原文】

不知而問堯舜,無有而求天府<1>。曰:先王之道,則堯舜已;六貳之博<2>,則天府已。

〔注釋〕

<1>天府:朝廷的倉庫!<2>六貳:當為“六藝”之誤,指六經<盧文弨說>。即《詩》、《書》、《禮》、《樂》、《易》、《春秋》。

〔譯文〕

不懂政治就去詢問堯、舜,沒有財富就去尋求寶庫。我說:古代圣王的政治原則,就是堯、舜;六經包含的豐富內容,就是寶庫。

【原文】

君子之學如蛻,翻然遷之<1>。故其行效,其立效,其置顏色,出辭氣效。無留善,無宿問。

27.77 君子之學如蛻,幡然遷之。故其行效,其立效,其坐效,其置顏色、出辭氣效。無留善,無宿問。

〔注釋〕

<1>翻然:通“幡然”。

〔譯文〕

君子的學習就像蛇,蟬等脫殼一樣,很快有所改變。所以他走路效仿,站立效仿,坐著效仿,他擺什么臉色、講什么話、用什么口氣都效仿。不把好事留下不做,不把要問的事拖過夜。

【原文】

善學者盡其理,善行者究其難。

〔譯文〕

善于學習的人徹底搞通事物的道理,善于做事的人徹底克服工作中的困難。

【原文】

君子立志如窮,雖天子三公問正<1>,以是非對。

〔注釋〕

<1>三公:輔助君主掌握軍政大權的最高官員,各個朝代名稱不同,周朝的三公為太師、太傅、太保(見《書·周官》)!≌和“政”。

〔譯文〕

君子樹立志向好像陷入困境一樣不能變通,即使天子、三公詢問政事,也根據是非來回答。

【原文】

君子隘窮而不失,勞倦而不茍,臨患難而不忘細席之言<1>。歲不寒,無以知松柏;事不難,無以知君子無日不在是。

〔注釋〕

<1>細席:當為“絪席”之誤,即“茵席”,褥墊。

〔譯文〕

君子窮困而不喪失志氣,勞累而不茍且偷安,面臨禍患而不背棄平時坐席上說的話。歲月不寒冷,就無從知道松柏;事情不危難,就無從知道君子沒有一天不在這樣。

【原文】

雨小,漢故潛<1>。夫盡小者大,積微者箸<2>,德至者色澤洽,行盡而聲問遠<3>,小人不誠于內而求之于外。

〔注釋〕

<1>漢:漢水,在今陜西、湖北省境內!摚簼撍,是從漢水下游分出的流向長江的河道,有人以為即今湖北潛江縣的蘆洑河!<2>《集解》作“箸”,宋浙本作“著”,同!<3>問:通“聞”[wèn 音問],聲譽。

〔譯文〕

雨雖然小,漢水卻照舊流入潛水。盡量收羅微小的就能變成巨大,不斷積累隱微的就會變得顯著,道德極高的人臉色態度就和潤,品行完美的人名聲就傳得遠。小人內心不真誠卻到外界去追求聲譽。

【原文】

言而不稱師謂之畔,教而不稱師謂之倍。倍畔之人<1>,明君不內<2>,朝士大夫遇諸涂不與言。

〔注釋〕

<1>倍:通“背”。畔:通“叛”!<2>內[nà 音納]:同“納”。

〔譯文〕

說話時不稱道老師叫做反叛,教學時不稱道老師叫做背離。背叛老師的人,英明的君主不接納,朝廷內的士大夫在路上碰到他不和他說話。

【原文】

不足于行者,說過;不足于信者,誠言<1>。故春秋善胥命<2>而詩非屢盟<3>,其心一也。

〔注釋〕

<1>誠:通“盛”!<2>《春秋》:我國現存最早的一部編年體史書,相傳為孔子據魯史修訂而成。對《春秋》進行闡明、解釋的主要有左氏、公羊、穀梁三家。戰國秦漢時,人們引述《左傳》、《公羊傳》、《穀梁傳》中的話,往往也統稱《春秋》。此文說“《春秋》善胥命”。實指《公羊傳·桓公三年》所說的:“胥命者何?相命也。何言乎相命?近正也。”胥:互相。胥命:互相約定。指諸侯相會時不舉行歃血<會盟雙方為了表示信誓而口含牲畜之血或以血涂口旁>的儀式來訂立盟約,而只在口頭上互相約定。善胥命:指贊美這種重信用而輕形式的做法!<3>《詩》:見第一篇注!对姟贩菍颐耍褐浮对·小雅·巧言》所說的“君子屢盟,亂是用長”(諸侯屢次立誓言,禍亂因此愈增添)。

〔譯文〕

在行動上不夠的人,往往言過其實。在信用方面不夠的人,往往夸夸其談!洞呵铩焚澝阑ハ嘀g口頭約定,而《詩經》非議屢次訂立盟約,他們的用心是一致的。

【原文】

善為詩者不說,善為易者不占,善為禮者不相<1>,其心同也<2>。

〔注釋〕

<1>《禮》:見 第一篇注!∠啵狠o助行禮!<2>其心同:指他們都認為這些典籍的內容十分豐富,可以意會而難以言傳身教。

〔譯文〕

善于研治《詩》的人不作解說,善于研治《易》的人不占卦,善于研治《禮》的人不輔助行禮,他們的用心是相同的。

【原文】

曾子曰<1>:“孝子言為可聞,行為可見<2>。言為可聞,所以說遠也<3>;行為可見,所以說近也;近者說則親,遠者悅則附;親近而附遠,孝子之道也。”

〔注釋〕

<1>曾子:即孔子的學生曾參[shēn 音身],以孝聞名!<2>言為可聞,行為可見:指其言行光明磊落!<3>說:通“悅”。

〔譯文〕

曾子說:“孝子說的話是可以讓人聽的,做的事是可以讓人看的。說的話可以讓人聽,是用來使遠方的人高興;做的事可以讓人看,是用來使近處的人高興。近處的人高興就會來親近,遠方的人高興就會來歸附。使近處的人來親近而遠方的人來歸附,這是孝子遵行的原則。”

【原文】

曾子行,晏子從于郊<1>,曰:“嬰聞之:君子贈人以言,庶人贈人以財。嬰貧無財請假于君子<2>,贈吾子以言:乘輿之輪<3>,太山之木也,示諸檃栝<4>,三月五月,為幬采敝<5>,而不反其常<6>。君子之檃栝<7>,不可不謹也。慎之!蘭茞槁本<8>,漸于蜜醴<9>,一佩易之。正君漸于香酒,可讒而得也。君子之所漸,不可不慎也。”

〔注釋〕

<1>晏子:見 27.63 注<2>。據《史記·齊太公世家》,晏嬰死于齊景公四十八年(公元前500年)。而據《史記·仲尼弟子列傳》,曾子比孔子小四十六歲,即出生于公元前505年。所以此文所述當為古代傳說,并非實事!<2>假:不真。假于君子:冒充君子。這是謙虛之辭,謙稱自己無德,但因為無財,所以姑且冒充君子贈言而不贈財!<3>乘[shèng 音剩]輿:天子、諸侯乘坐的馬車!<4>示:通“寘”[zhí 音置],置!a栝:見第二十三篇注!<5>為:猶“則”!蝃dào 音到]:覆蓋!〔桑寒敒“革”字之誤。幬革:指纏束于車轂周圍的皮革。參見《周禮·考工記·輪人》!<6>反:通“返”,回復。常:平常。指木材未加工時的筆直形狀!<7>檃栝:喻指正身的工具——禮制!<8>茞[chái 音柴]上聲,一讀[zhǐ 音紙]:同“芷”!「灞荆合悴菝,一年生,根可入藥!<9>漸[jiān 音尖]:浸。密:通“蜜”。

〔譯文〕

曾子要走了,晏子跟著送到郊外,說:“晏嬰聽說過這樣的話:‘君子用言語贈送人,百姓用財物贈送人。’我晏嬰貧窮沒有財物,請讓我冒充君子,拿話來贈送給您:馬車的輪子,原是泰山上的木頭,把它放置在整形器中,經過三五個月就做成了,那么就是裹住車轂的皮革壞了,也不會恢復到它原來的形狀了。君子對于正身的工具,不能不謹慎地對待啊,要慎重地對待它!蘭芷、稿本等香草,如果浸在蜂蜜和甜酒中,一經佩帶就要更換它。正直的君主如果泡在香酒似的甜言蜜語中,也會被讒言俘虜。君子對于所漸染的環境,不能不謹慎地對待啊。”

【原文】

人之于文學也<1>,猶玉之于琢磨也。詩曰<2>:“如切如磋,如琢如磨<3>。”謂學問也。和之璧<4>,井里之厥也<5>,玉人琢之,為天子寶<6>。子贛季路<7>故鄙人也,被文學,服禮義,為天下列士。

〔注釋〕

<1>文學:古代的文獻經典,如《詩》、《書》、《禮》、《春秋》之類。這里用作動詞,指學習研究古代文獻典籍!<2>引詩見《詩·衛風·淇奧》。<3>古代加工骨器叫“切”,加工象牙叫“磋”,加工玉器叫“琢”,加工石器叫“磨”!<4>和:指春秋時楚國人卞和。相傳他發現一塊玉石,經人雕琢成玉器后成為珍寶,人稱和氏之璧!<5>井里:鄉里。古代同里共用一口水井,所以鄉里又稱井里!∝剩河脕砉潭ㄩT閂的楔[xiē 音歇]形石塊,用木制的則寫作“橛”,或稱為“杙”。它的作用與“門捆”(或寫作“困”,或稱“闑”)類似。井里之厥:《晏子春秋·內篇雜上》作“井里之困”,與此略同!俄n非子·和氏》則說“和氏得玉璞楚山中”,與此文的說法不同!<6>“子”,另作“下”!<7>子贛:即子貢。

〔譯文〕

人對于學習研究古代文獻典籍,就像玉對于琢磨一樣!对姟吩疲“就像治骨磨象牙,就像雕玉磨石器。”就是說的做學問啊。卞和的玉璧,原是鄉里固定門閂的楔形石塊,加工玉器的工匠雕琢了它,就成了天下的珍寶。子貢、子路,原是淺陋的人,受到了文獻典籍的影響,遵從禮義,就成了天下屈指可數的名人。

【原文】

學問不厭,好士不倦,是天府也。

〔譯文〕

學習請教不滿足,愛好文人不厭倦,這就是寶庫。

【原文】

君子疑則不言,未問則不言<1>,道遠日益矣。

〔注釋〕

<1>言:《集解》作“立”,據《大戴禮記·曾子立事》改。

〔譯文〕

君子疑惑的就不說,還沒有請教過的就不說。道路長遠,知識一天天增加。

【原文】

多知而無親,博學而無方,好多而無定者<1>,君子不與。

〔注釋〕

<1>親:愛,這里用作名詞,指愛好。

〔譯文〕

知道得很多而沒有什么特別的愛好、學習得很廣而沒有個主攻方向、喜歡學得很多而沒有個確定目標的人,君子不和他結交。

【原文】

少不諷誦<1>,壯不論議,雖可,未成也。

〔注釋〕

<1>《集解》無“誦”,據《大戴禮記·曾子立事》補。

〔譯文〕

少年時不讀書,壯年時不發表議論,即使資質還可以,也不能有所成就。

【原文】

君子壹教,弟子壹學,亟成<1>。

〔注釋〕

<1>亟:通“急”。

〔譯文〕

君子專心一意教授,學生專心一意學習,就能迅速取得成就。

【原文】

君子進則益上之譽,而損下之憂。不能而居之,誣也;無益而厚受之,竊也。

〔譯文〕

君子入朝做官,就能增加君主的榮譽而減少民眾的憂患。沒有才能而呆在官位上,就是行騙;對君主民眾毫無裨益而優厚地享受俸祿,就是盜竊。

【原文】

學者非必為仕,而仕者必如學。

〔譯文〕

學習的人不一定都去做官,而做官的人一定要去學習。

【原文】

子貢問于孔子曰:“賜倦于學矣,愿息事君。”孔子曰:“詩云<1>:‘溫恭朝夕,執事有恪。’事君難,事君焉可息哉!”“然則,賜愿息事親。”孔子曰:“詩云<2>:‘孝子不匱,永錫爾類<3>。’事親難,事親焉可息哉!”“然則賜愿息于妻子。”孔子曰:“詩云<4>:‘刑于寡妻<5>,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妻子難,妻子焉可息哉!”“然則賜愿息于朋友。”孔子曰:“詩云<6>:‘朋友攸攝,攝以威儀。’朋友難,朋友焉可息哉!”“然則賜愿息耕。”孔子曰:“詩云<7>:‘晝爾于茅,宵爾索绹,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耕難,耕焉可息哉!”“然則賜無息者乎?”孔子曰:“望其壙<8>,皋如也<9>,顛如也<10>,鬲如也<11>,此則知所息矣。”子貢曰:“大哉!死乎!君子息焉,小人休焉。”

〔注釋〕

<1>引詩見《詩·商頌·那》!<2>引詩見《詩·大雅·既醉》!<3>錫:通“賜”!<4>引詩見《詩·大雅·思齊》!<5>刑:通“型”,用作動詞,示范的意思。寡妻:寡德之妻,這是謙稱自己的嫡妻!<6>引詩見《詩·大雅·既醉》!<7>引詩見《詩·豳風·七月》!<8>壙[kuàng 音礦]:墓穴,此文指墳,宜作“壙壟”!<9>皋:通“高”!∪纾邯q“然”!<10>嵮:同“巔”,山頂!<11>鬲[lì 音厲]:鼎一類的器物。

〔譯文〕

子貢問孔子說:“我對學習感到厭倦了,希望休息一下去侍奉君主。”孔子說:“《詩》云:‘早晚溫和又恭敬,做事認真又謹慎。’侍奉君主不容易,侍奉君主怎么可以休息呢?”子貢說:“這樣的話,那么我希望休息一下去侍奉父母。”孔子說:“《詩》云:‘孝子之孝無窮盡,永遠賜你同類人。’侍奉父母不容易,侍奉父母怎么可以休息呢?”子貢說:“這樣的話,那么我希望到妻子兒女那里休息一下。”孔子說:“《詩》云:‘先給妻子作榜樣,然后影響到兄弟,以此治理家和邦。’和妻子兒女在一起不容易,在妻子兒女那里怎么可以休息呢?”子貢說:“這樣的話,那么我希望到朋友那里休息一下。”孔子說:“《詩》云:‘朋友之間相輔助,相助都用那禮節。’和朋友在一起不容易,在朋友那里怎么可以休息呢?”子貢說:“這樣的話,那么我希望休息下來去種田。”孔子說:“《詩》云:‘白天要去割茅草,夜里搓繩要搓好,急忙登屋修屋頂,又要開始播種了。’種田不容易,種田怎么可以休息呢?”子貢說:“這樣的話,那么我就沒有休息的地方啦?”孔子說:“遠望那個墳墓,高高的樣子,山頂般的樣子,鼎鬲似的樣子,看到這個你就知道可以休息的地方了。”子貢說:“死亡嘛,可就大啦!君子休息了,小人也休息了。”

【原文】

《國風》之好色也<1>, 傳曰:“盈其欲而不愆其止<2>。其誠可比于金石,其聲可內于宗廟。”《小雅》不以于污上<3>,自引而居下,疾今之政以思往者其言有文焉,其聲有哀焉。

〔注釋〕

<1>《國風》:《詩經》的一部分,共有十五國風,是各地的民間歌謠。其中有很多戀歌,所以說它“好色”!<2>愆[qiān 音千]:超過。止:界限,指禮制的規定!<3>《小雅》:《詩經》的一部分,其中有不少批評朝政、抒發怨憤的歌謠,可能出于下層官吏之手!∫裕河。

〔譯文〕

《國風》愛好女色,解說它的古書說:“滿足情欲而又不越軌。它的真誠不渝可以和金屬石頭的堅固不變相比,它的音樂可以納入到宗廟中去。”《小雅》的作者不被腐朽的君主所用,自己引退而處于卑下的官位上,他們痛恨當時的政治,因而懷念過去,《小雅》的言辭富有文采,音樂具有哀怨的情調。

【原文】

國將興,必貴師而重傅,貴師而重傅,則法度存。國將衰,必賤師而輕傅;賤師而輕傅,則人有快;人有快則法度壞。

〔譯文〕

國家將要興盛的時候,一定尊敬老師而看重師傅;尊敬老師而看重師傅,那么法度就能保持。國家將要衰微的時候,一定鄙視老師而看輕師傅;鄙視老師而看輕師傅,那么人就會有放肆之心;人有了放肆之心,那么法度就會破壞。

【原文】

古者匹夫五十而士<1>。天子諸侯子十九而冠<2>,冠而聽治,其教至也。

〔注釋〕

<1>士:通“仕”!<2>冠[guàn 音貫]:指舉行冠禮。冠禮是古代標志男子成年所舉行的一種結發戴冠的禮儀,一般人都在二十歲時舉行,天子、諸侯的兒子受到的教育好而早成,所以在十九歲時就舉行冠禮。

〔譯文〕

古代平民百姓到五十歲才能做官;而天子與諸侯的兒子十九歲就舉行冠禮,舉行冠禮后就治理政事,這是因為他們受到的教育極好的緣故啊。

【原文】

君子也者而好之,其人<1>也;其人而不教,不祥。非君子而好之,非其人也;非其人而教之,赍盜糧,借賊兵也。

〔注釋〕

<1>其人:此指理想的教育對象。

〔譯文〕

對于君子傾心愛慕的,就是那理想的學生;對這種理想的學生不施教,是不吉利的。對于并非君子的人也傾心愛慕的,就不是那理想的學生;對這種并非理想的學生去施教,就是把糧食送給小偷、把兵器借給強盜。

【原文】

不自嗛其行者<1>,言濫過。古之賢人,賤為布衣,貧為匹夫,食則饘粥不足<2>,衣則豎褐不完<3>;然而非禮不進,非義不受,安取此?

〔注釋〕

<1>嗛[qiàn 音歉]:通“歉”,不足,這里用作意動詞,表示“以……為不足”!<2> 饘[zhān 音沾]粥:古代的粥,稠的叫“饘”,稀的叫“粥”!<3>豎褐[hè 音賀]:豎直剪裁而制作粗糙的粗布衣。

〔譯文〕

不自我意識到自己德行不足的人,說話往往浮夸過分。古代的賢人,卑賤得做個平民,貧窮得做個百姓;吃嘛連稀飯也不夠,穿嘛連粗布衣也不完整;但是如果不按照禮制來提拔他,他就不入朝做官;如果不按照道義給他東西,他就不接受;哪會采取這種夸夸其談的做法?

【原文】

子夏家貧<1>,衣若縣鶉。人曰:“子何不仕?”曰:“諸侯之驕我者,吾不為臣;大夫之驕我者,吾不復見。柳下惠與后門者同衣而不見疑<2>,非一日之聞也。爭利如蚤甲而喪其掌<3>。”

〔注釋〕

<1>子夏:即卜商,春秋時衛國人,孔子的學生! <2>柳下惠:即展禽。春秋時魯國大夫,展氏,名獲,字子禽,封于柳下,謚惠,習稱柳下惠!<3>蚤:通“爪”,同“抓”。

〔譯文〕

子夏貧窮,衣服破爛得就像懸掛著的鵪鶉。有人說:“您為什么不去做官?”子夏說:“諸侯傲視我的,我不做他的臣子;大夫傲視我的,我不再見他。柳下惠和看守后門的人同樣穿破爛的衣服而不被懷疑,這已不是一天的傳聞了。爭權奪利就像抓住了指甲而丟了自己的手掌。”

【原文】

君人者不可以不慎取臣,匹夫不可不慎取友。友者,所以相有也<1>。道不同,何以相有也?均薪施火,火就燥;平地注水,水流濕。夫類之相從也,如此其著也<2>,以友觀人焉所疑?取友善人,不可不慎,是德之基也。詩曰<3>:“無將大車,維塵冥冥。”言無與小人處也。

〔注釋〕

<1>有:通“佑”,幫助。一說通“友”,友愛,親愛。<2>著:《集解》作“箸”,據世德堂

本改。<3>引詩見《詩·小雅·無將大車》。

〔譯文〕

統治人民的君主不可以不慎重地選取臣子,平民百姓不可以不慎重地選擇朋友。朋友,是用來互相幫助的。如果奉行的原則不同,用什么來互相幫助呢?把柴草均勻地鋪平而點上火,火總是向干燥的柴草上燒去;在平整的土地上灌水,水總是向潮濕的低洼地流去。那同類事物的互相依隨就像這樣的顯著,根據朋友來觀察人,還有什么可懷疑的?選取朋友、和別人友好,不可以不慎重,這是成就德行的基礎啊!对姟吩疲“別扶牛車向前進,塵土茫茫會臟身。”這是說不要和小人相處啊。

【原文】

藍苴路作,似知而非<1>。懦弱易奪<2>,似仁而非。悍戇好斗<3>,似勇而非。

〔注釋〕

<1>藍苴[zū 音租]路作:“藍”當作“濫”,“苴”當作“狙”,“路”當作“略”,“作”當作“詐”(劉師培說)。一說:此四字當作“監、狙、詒、詐”(豬飼彥博說)。大約為狙伺欺詐意!<2>偄(ruǎn 音軟):同軟。世德堂本作“懦”,義同!<3>戇[gàng 音干]:剛直而愚蠢。

〔譯文〕

對人狙伺欺詐,好像明智而并不是明智。軟弱而容易被人強行改變主張,好像仁慈而并不是仁慈。兇狠魯莽而喜歡爭斗,好像勇敢而并不是勇敢。

【原文】

仁義禮善之于人也,辟之<1>若貨財粟米之于家也,多有之者富,少有之者貧,至無有者窮<2>。故大者不能,小者不為,是棄國捐身之道也。

〔注釋〕

<1>辟:通“譬”!<2>至:極。

〔譯文〕

仁愛、道義、禮制、善行對于人來說,打個比方,就像是錢財糧食和家庭的關系一樣:較多地擁有它的就富裕,較少地擁有它的就貧窮,絲毫沒有的就困窘。所以大事不會干,小事又不做,這是拋棄國家丟棄自己的道路啊。

【原文】

凡物有乘而來<1>,乘其出者,是其反也<2>。

〔注釋〕

<1>乘:因,憑借,依靠!<2>反:通“返”,與上文“來”同義。此章旨意,即第一篇所說的“物類之起,必有所始;榮辱之來,必象其德”。

〔譯文〕

所有的事物都是有所憑借才來臨的。憑借自己出現的事,這就是那返回到自己的事。

【原文】

流言滅之,貨色遠之。禍之所由生也,生自纖纖也。是故君子蚤絕之<1>。

〔注釋〕

<1>蚤:通“早”。

〔譯文〕

流言蜚語,消滅它;錢財女色,遠離它。禍患所賴以產生的根源,都發生于那些細微的地方。所以君子及早地消滅禍患的苗頭。

【原文】

言之信者,在乎區蓋之間<1>。疑則不言,未問則不言<2>。

〔注釋〕

<1>區[qiū 音丘]:通“丘”,空!∩w:表疑問的發語詞,此指疑問!^蓋:空疑,即闕疑,指對疑惑不解者不妄加論斷,也就是下文所說的“疑則不言,未問則不言”!<2>言:《集解》作“立”,據《大戴禮記·曾子立事》改。

〔譯文〕

說話真實的人,存在于闕疑之中。疑惑的不說,沒有請教過的不說。

【原文】

知者明于事,達于數,不可以不誠事也。故曰:“君子難說<1>,說之不以道,不說也。”

〔注釋〕

<1>說[yuè 音悅]:通“悅”。這幾句是孔子的話,見《論語·子路》。

〔譯文〕

明智的人對事情十分清楚,對事理十分精通,我們不可以不忠誠地去侍奉明智的人啊。所以說:“對于君子,是難以使他高興的,不通過正當的途徑去使他高興,他是不會高興的。”

【原文】

語曰“流丸止于甌臾<1>,流言止于知者。”此家言邪說之所以惡儒者也。是非疑,則度之以遠事,驗之以近物,參之以平心,流言止焉,惡言死焉。

〔注釋〕

<1>甌:盆、盂之類的陶器。臾:瓶!‘T臾:喻指地上的凹坑。

〔譯文〕

俗話說:“滾動的圓球滾到凹坑就停止了,流言蜚語碰到明智的人就止息了。”這就是那些私家之言與邪惡的學說憎惡儒者的原因。是對是錯疑惑不決,就用久遠的事情來衡量它,用新近的事情來檢驗它,用公正的觀點來考察它,流言蜚語便會因此而止息,邪惡的言論便會因此而消亡。

【原文】

曾子食魚,有余,曰:“泔之<1>。”門人曰:“泔之傷人,不若奧之<2>。”曾子泣涕曰:“有異心乎哉!”傷其聞之晚也。

〔注釋〕

<1>泔:和!°镏褐赴殉允O聛淼聂~和其他吃剩的菜合并在一起。這樣做易變質,所以會“傷人”!<2>奧:通“熬”,參見《說文通訓定聲》。

〔譯文〕

曾子吃魚有吃剩的,說:“把它和別的菜攙和在一起。”他的學生說:“攙和起來會傷害人的身體,不如再把它熬一下。”曾子流著眼淚說:“我難道別有用心嗎?”為自己聽到這種話太晚而感到悲傷。

【原文】

無用吾之所短,遇人之所長。故塞而避所短,移而從所仕<1>。疏知而不法,辨察而操僻<2>,勇果而無禮<3>,君子之所憎惡也。

〔注釋〕

<1>仕:或為“任”字之誤!∪危耗!<2>辨:通“辯”!∑В骸都狻纷“辟”,據世德堂本改!〔倨В褐“治怪說,玩琦辭”!<3>無,另作亡,通“無”。

〔譯文〕

不要用自己的短處去對付別人的長處,所以要掩蓋并回避自己的短處,遷就并依從自己的特長。通達聰明而不守法度,明察善辯而堅持的觀點邪惡怪僻,勇敢果斷而不合禮義,這是君子所憎惡的。

【原文】

多言而類<1>,圣人也;少言而法,君子也;多言無法,而流湎然<2>,雖辯,小人也。

〔注釋〕

<1>類:與“法”(規范>同義,但它與“法”字相對使用時,則指法的類屬,即依規范類推出來的具體準則!<2>少:《集解》作“言”,據宋浙本改!′希毫碚`作“喆”字。

〔譯文〕

話說得多而合乎法度,便是圣人;話說得少而合乎法度,就是君子;說多說少都不合法度卻還是放縱沉醉在其中,即使能言善辯,也是個小人。

【原文】

國法禁拾遺,惡民之串以無分得也<1>,有夫分義,則容天下而治;無分義,則一妻一妾而亂。

〔注釋〕

<1>串[guàn 音貫]:同“毌”,即古“貫”字,通“慣”。分:名分,此指身分、資格、地位。

〔譯文〕

國家的法令禁止拾取別人遺失的財物,這是憎惡民眾習慣于不按名分去取得財物。有了那名分道義,那就能包攬天下而把它治理好;沒有名分道義,那么就是只有一妻一妾,也會搞得亂糟糟。

【原文】

天下之人,唯各特意哉<1>,然而有所共予也<2>。言味者予易牙<3>,言音者予師曠<4>,言治者予三王<5>。三王既以定法度,制禮樂而傳之,有不用而改自作,何以異于變易牙之和,更師曠之律?無三王之法,天下不待亡,國不待死。

〔注釋〕

<1>唯:通“雖”!<2>予:通“與”,贊許!<3>易牙:齊桓公的近臣,掌管齊桓公的飲食!<4>師曠:字子野,晉平公的樂師,精通音樂!<5>三王:三代開國之王,即夏禹、商湯、周文王、武王。

〔譯文〕

天下的人,雖然各有獨特的看法,卻也有共同贊許的東西。談論美味的都贊許易牙,談論音樂的都贊許師曠,談論政治的都贊許三王。三王既已確定了法度、制作了禮樂制度而把它們傳了下來,如果不遵用而加以改變并自己重新搞一套,那和變更易牙的調味、變更師曠的音律有什么不同呢?如果沒有三王的法度,天下不等片刻就會淪亡,國家不等片刻就會覆滅。

【原文】

飲而不食者,蟬也;不飲不食者,浮蝣也<1>。

〔注釋〕

<1>蜉:《集解》作“浮”,據世德堂本改。蜉蝣:昆蟲名。有數種。體細狹,成蟲長數分,四翅。壽命短者僅數小時,長者六、七日。古人都說它朝生而夕死。

〔譯文〕

只喝水而不吃東西的,是蟬;不喝水又不吃東西的,是蜉蝣。

【原文】

虞舜、孝己<1>,孝而親不愛;比干、子胥<2>,忠而君不用、仲尼、顏淵<3>,知而窮于世。劫迫于暴國而無所辟之<4>,則崇其善,揚其美,言其所長,而不稱其所短也。

〔注釋〕

<1>虞舜:即舜,姚姓,有虞氏,名重華,史稱虞舜,上古五帝之一,傳說中的賢君。據《孟子·萬章上》及《史記·五帝本紀》,舜的母親死后,其父瞽瞍又娶妻生了象,瞽瞍與象多次謀殺舜,但舜不失孝父愛弟之道,當了天子后,還去朝拜父親,封象為諸侯!⌒⒓海阂蟾咦诘拈L子,也以孝著名! <2>比干:商紂王的叔父,商王文丁(太丁)的兒子,故又稱王子比干。他因勸說紂王而被剖腹挖心!∽玉悖盒瘴,名員[yún 音云],字子胥,春秋時楚國大夫伍奢的次子,受楚平王迫害而逃到吳國,為吳國大夫。他幫助吳王闔閭攻破楚國,成就霸業。吳王夫差時,他屢次不顧老命極力勸阻夫差,夫差怒,賜劍逼他自殺,結果吳國被越國所滅!<3>仲尼:及孔子!☆仠Y:即顏回,字子淵,魯國人,孔子的學生!<4>辟:通“避”。

〔譯文〕

虞舜、孝己,孝順父母而父母不愛他們;比干、子胥,忠于君主而君主不任用他們;孔子、顏淵,明智通達而在社會上窮困窘迫。被迫生活在暴君統治的國家中而又沒有辦法避開這種處境,那就應該崇尚他的善行,宣揚他的美德,稱道他的長處,而不宣揚他的短處。

【原文】

惟惟而亡者<1>,誹也;博而窮者,訾也;清之而俞濁者<2>,口也。

〔注釋〕

<1>惟惟:通“唯唯”[wěi 音委],應答聲,等于說“是是”,這里用來形容表面上所裝出的唯命是從的恭維模樣!<2>俞:同“愈”。

〔譯文〕

唯唯諾諾卻導致死亡的,是由于他誹謗人;知識淵博而處境困厄的,是由于他詆毀人;澄清它而愈來愈混濁的,是由于他搬弄口舌。

【原文】

君子能為可貴,不能使人必貴己;能為可用,不能使人必用己。

〔譯文〕

君子能夠做到可以被人尊重,但不能使別人一定尊重自己;能夠做到可以被人任用,但不能使別人一定任用自己。

【原文】

誥誓不及五帝<1>,盟詛不及三王<2>,交質子不及五伯<3>。

〔注釋〕

<1>誥:對下發布告誡之文!渡袝酚小吨衮持a》、《康誥》等!∈模焊嬲]將士守約的言辭!渡袝酚小稖摹、《甘誓》等!∥宓郏汗糯牡浼兴^五帝所指不一,這里當指伏羲(太皞)、神農(炎帝)、黃帝、堯、舜。參見《易·系辭下》!<2>盟:在神前歃血立誓締約!≡{[zǔ 音祖]:誓約!∪酰喝_國之王,即夏禹、商湯、周文王、武王!<3>五伯:即五霸,指春秋齊桓公﹑晉文公﹑宋襄公﹑楚莊公﹑秦繆公。但又稱“三代五伯”,指夏昆吾,殷大彭﹑豕韋﹑周齊桓公﹑晉文公。見《莊子.大宗師》:“彭祖得之,上及有虞,下及五伯。”成玄英疏:“五伯者,昆吾為夏伯,大彭﹑豕韋為殷伯,齊桓﹑晉文為周伯,合為五伯。”

〔譯文〕

向下發布告誡的命令與誓言,追溯不到五帝;兩國之間結盟誓約,追溯不到三王;君主互相交換自己的兒子作為人質,追溯不到五霸。

【鑒賞】

從根本屬性來說,人是社會的動物。然而在文明發展的進 程中,集體、社會的秩序規范與個體間的抵牾也日益凸顯。是完全順從個 性的張揚,還是將個人歸附于集體?在這一話題的討論中,莊子宣揚的是 絕圣棄智、回歸自然,抵制文明的侵害。這一想法雖然美好,然而,歷史的 潮流既已奔騰直下,又怎能希求江河逆轉?相對而言,荀子的探尋乃在于 “隆禮”,希望用“禮”的框架來約束每個人的行動,化育每個人的心靈,以 保證社會的繼續發展。

在孔、孟看來,“禮”是仁、義的外部體現,是長幼有序的道德教化。而 在荀子看來,“禮”更是世間所有事物的準繩、尺度,是天下之大器。人類 世界的一切事物及其關系,都應被囊括于這一概念下。本篇中,荀子便一 一歷數“禮”的各種具體形態:君臣之禮、婚喪之禮、天子即位之禮、夫妻 和順之禮、友朋交往之禮等等。這些禮儀起自遠古,發展于三代,至周時 已經形成了一整套尊卑有序的等級規范。對于一個要實行禮的社會成員 來說,即使是一舉手、一投足,也能在典籍中找到細致而明確的規定。因 此,荀子對于未來社會的構想便是建立在這一嚴謹有序、穩固安定的禮制 圖景之上。

在荀子的設計中,個人修禮的最終目的是要達到人倫的融洽:“貴者 敬焉,老者孝焉,長者弟焉,幼者慈焉,賤者惠焉。”毫無疑問,這種和諧正 是建立在世俗世界中,是為求得個人欲望與社會安定的平衡。所以荀子 說:“故禮之生,為賢人以下至庶民也,非為成圣也,然而亦所以成圣也。” 實際上,“禮”所約束的只是翻滾于紅塵中的凡夫俗子,對于如“舜”一樣的 圣人卻是任其“從欲而治”的。因為在荀子看來,舜的自由,乃是經過長期 對禮的學習而獲得,在這種學習修煉的過程中,禮的精神已經與舜合二為 一,因此,他的任何舉動也具有了“禮”的合法性。然而,這一至關重要的 預設條件卻往往為后世君主所遺忘。如隋煬帝之類暴君,身滅而為天下 人笑,顯然是這種健忘癥的典型代表。

荀子的言論雖然對君權神圣有一定的偏袒,但作為一名儒者,他理想 中的君主還是“禮制”社會中的一部分。“天之生民,非為君也。天之立 君,以為民也”,對于封建集權國家的整個系統來說,君主的最大功業乃是 選拔人才,治理國家,化育萬民。荀子的這一社會藍圖雖然在其生前未能 實現,而漢以后大一統帝國的建立,則對于這一框架取益良多。

書面上的“禮制”雖然煩瑣,但畢竟還有遺漏之處,尤其是在社會急速 發展的戰國時代,苛求于三代的禮制在現實中顯然是行不通的。因此,唯 有追求“禮”之本源,才能找到綱領性的標準。追尋先哲的話語,孔子曾以 “愛人”給“仁”下定義。而愛人者指的不正是愛人之真性情嗎?故荀子言 道“禮以順人心為本,故亡于《禮經》而順人心者,皆禮也”,禮的作用之一 便是使情感的抒發合乎正道,故“禮之大凡:事生,飾驩也;送死,飾哀也; 軍旅,飾威也”。儒家尤其重視喪禮祭祀,其根源并不在于對鬼神的真正 信仰,而是發自對人的內心情感的尊重?鬃釉“祭神如神在”(《論 語·八佾》),而荀子也有所感悟:“送死不及柩尸,吊生不及悲哀,非禮 也。”雖然理性告訴我們,死者往矣,將為天地間之蟲豸,但在情感之上卻 仍然希望死者有靈,能夠安然棲息于另一個空間。“這些禮本來含有不少 迷信和神話,但是經過儒家的解釋,這些方面都凈化了,其中的宗教成分 都轉化為詩”(馮友蘭《中國哲學簡史》),正是在這些看似形式繁復的儀 式中,死亡的哀傷得到了抒發,而因死者逝去帶來的震驚和孤獨也漸漸升 華為對生命的珍惜。“順乎人心”乃是儒家仁者精神的一個概括,也應是 貫徹“禮制”的重要標準。舍卻此而單論荀子的“禮法”,則與法家之嚴刑 峻法相差不遠矣。

發表評論登錄后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有帳號?[立即注冊])
  • 驗證碼:
  • 最新評論(共有 條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猜你喜歡
    • 顧炎武《與人書》全文注釋賞析

      本文為顧炎武與友人的書信之一,為辭謝對方的文字之求而作的復信。這類文字之求,主要是指有關個人的墓志、碑狀之類,其中大多與研究學問,國計民生毫無關系。

    • 歐陽修《與高司諫書》全文注釋翻譯賞析

      《與高司諫書》修頓首再拜,白司諫足下: 某年十七時,家隨州,見天圣二年進士及第榜 ,始識足下姓名。是時,予年少,未與人接,又居遠方,但聞今宋舍人兄弟與葉道卿、鄭天休數人者,以文學大有名

    • 《中山狼傳》全文注釋翻譯賞析

      《中山狼傳》這篇寓言在情節的安排上很富有特色,起如卷浪,伏似潛礁,蓄同積流,發若噴洪。它處處為表現寓言形象服務,而用墨飾色,無不栩栩傳神。

    • 歐陽修《洛陽牡丹記》原文賞析

      歐陽修的《洛陽牡丹記》作于宋景祐元年(1034),全文分三部分:《花品序第一》、《花釋名第二》、《風俗記第三》。它是我國現存最早的關于牡丹的專著。

    • 《梵天寺木塔》全文注釋翻譯

      《梵天寺木塔》選自《夢溪筆談》。梵天寺木塔,位于杭州城南鳳凰山南麓,是吳越建筑藝術與雕塑藝術結合的瑰寶。今已損毀。

    • 商君相秦十年,宗室貴戚多怨望者

      《史記·商君列傳第八》 商君相秦十年,宗室貴戚多怨望者。寫趙良對商鞅的勸告,要求商鞅急流勇退,讓出封地,到邊遠的地方隱居,不然將危在旦夕。

    • 《荀子·大略》全文注釋翻譯賞析

      本篇收集了荀子的學生平時所記下的荀子言論,因為這些言論涉及的內容十分廣泛,難以用某一詞語來概括,而這些言論從總體上來看大都比較概括簡要,可以反映出荀子思想的大概,所以編者把它總題為“大略”。

    • 《蔡勉旃堅還亡友財》注釋翻譯

      蔡磷,字勉旃,吳縣人。重諾責②,敦風義③。有 友某以千金寄④之,不立券⑤。亡何⑥,其人亡。蔡 召⑦其子至,歸之。愕然⑧不受,曰:“嘻! 無此事也, 安有寄千金而

    • 歐陽修《與張秀才第二書》原文賞析

        修頓首白,秀才足下:  前日去后,復取前所貺古今雜文十數篇,反復讀之,若《大節賦》、《樂古》、《太古曲》等篇,言尤高而志極大。尋足下之意,豈非閔世病俗,究古

    • 《呂氏春秋·察今》全文注釋翻譯賞析

        上胡不法先王之法①?非不賢也,為其不可得而法。先王之法,經 乎上世而來者也,人或益之,人或損之,胡可得而法?雖人弗損益,猶 若不可得而法。東夏之命②,古今之法,

    相關欄目:
  • 文言文大全
  • 高中文言文
  • 初中文言文
  • 小學文言文
  • 古文觀止
  • 清代散文
  • 捕鸟达人流量多的 体彩11选五开玩法介绍 内蒙体育彩票11选五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 福彩三分彩开奖结果 双色球中奖查询 佳永配资_基金排名 吉林快3走势图表 七乐彩结果 全球第一只股票指数是什么 福建快三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