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古典文學網,祝您閱讀愉快! 古典文學網交流群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國學文化 > 文化雜談

普通話:一部殘酷血腥的千年漢族血淚史

作者:佚名來源:古典文學網發表于:2019-12-27 23:16:30閱讀:

  漢族以及漢語大致在秦漢時期形成,中國境內雖然方言眾多,但漢族統一后的語言——“雅言”逐漸成為了漢語的正統。

普通話:一部殘酷血腥的千年漢族血淚史

  西晉末年,匈奴等五胡在晉室內亂之時攻陷洛陽,史稱“五胡亂華”。中原漢人紛紛南渡,越過淮河或更越過長江。這些僑民主要落戶在了現在的江蘇、安徽、浙江等省,晉室也遷至現在的南京。這些中原士族同時也把洛音也帶到了江淮一帶,與當地土著的吳語產生交融。而此時的中國北方則是一片種族混亂屠殺的狀況直至最終形成漢胡混血政權。中國就這樣一分為二,形成了長達近300年的南北朝對峙,中原漢語也“南染吳越,北雜夷虜”。以南京為中心的東晉南朝作為漢人的正統王朝,傳承了中原的優秀文化,繁盛一時,史稱“六朝文化”,而當時“南染吳越”的金陵音成為中國的官話。

普通話:一部殘酷血腥的千年漢族血淚史

  終于,隋統一了中國。與秦一樣,這個偉大的統一王朝僅僅傳了兩代就覆滅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強盛的唐朝。隋唐的首都都在關中西安一帶,故而華夏正朔再次北歸。金陵音與長安音則形成南北兩大正統音系,最終長安音占據了上風。日本人在六朝的時候就輸入了南京的“吳音”,到唐朝則重新把長安的“漢音”帶回日本,形成了現在的日語。

普通話:一部殘酷血腥的千年漢族血淚史

  唐末北方戰火紛飛,大量中原居民南遷,經歷五代,宋一統天下。因宋都在開封,所以開封音就成為宋元明所稱“宋音”、“雅言”或“中州音”。 隨后金滅北宋,宋遷至杭州,即南宋。大量的中原人遷至杭州、南京、揚州一帶。南京、揚州作為吳語的北緣,相當程度上保留了中原音,并逐漸脫離吳語,慢慢形成了后來的“下江官話”。

普通話:一部殘酷血腥的千年漢族血淚史

  隨后蒙古滅南宋,建立元朝。蒙古人對中國北方實行種族滅絕式的屠殺,以至于秦嶺淮河以北的平原地區幾乎成為無人區,黃河中游的“中原音”也完全覆滅。南宋的滅亡,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徹頭徹尾的亡國,南宋的軍隊和政權被蒙古人一直追殺到廣東崖山,然后南宋丟失了全部的陸地,幾十萬南宋軍隊在海上與蒙古人決戰并全軍覆沒,最終大臣陸秀夫背著還是小孩的南宋皇帝趙昺跳海自盡。所謂“崖山之后,再無中國”。

普通話:一部殘酷血腥的千年漢族血淚史

  自此起,中國再也不是過去的中國,漢人第一次在自己的土地上完全的、徹底的丟失了政權。大量漢族精英被屠戮,文明的傳承被割裂,中華上古、中古以來形成的文明被極度摧殘。 元朝國祚不到百年,朱元璋就“驅除胡虜,恢復中華”,大明朝橫空出世。因蒙古人的屠殺,到明初中國的人口極度不平衡。于是朱元璋就從因位于山區而得以保存人口的山西遷移大量人口至河南、河北、山東等省,從江南遷移民眾至江淮,并從湖廣調人填四川。 此時環視中國,河洛早不是那個河洛,齊魯早不是那個齊魯,燕趙早不是那個燕趙,整個北方都不同程度的被胡化,而尤以元大都(今北京)附近為最,最后一個漢人的首都杭州也相當程度的被越人和吳語所同化。只剩下南京、揚州、鎮江一帶才保留了一些相對純正的中原人的血脈和語音。 作為“再造華夏”的一個部分,朱元璋詔修《洪武正韻》,以宋朝中原雅音為正,事實上以南京一帶的方言為基礎,這就是明朝的官話。

普通話:一部殘酷血腥的千年漢族血淚史

  事實上,今日我們所能夠清晰的追慕到的最遠的文明就是明朝,無論是文化、語言、藝術還是建筑。因為讓中國第一次徹底“亡國亡天下”的元朝就像一把刀,很大程度上斬斷了中國近古與中古、遠古的聯系。是偉大的明朝再造了華夏,讓我們能夠隱約觸摸到宋朝以及宋之前我們的祖先的文明。 朱棣篡位之后,明朝遷都至北京。但整個明朝,南京都保留著與首都同樣的建制,朱棣遷都北京的時候,從南京以及附近一帶帶去了大量的人口,這就是明朝北京人的基礎。 明末,趁著中國內亂之際,滿人趁機入侵中國,最終奪取了政權,并強迫漢人剃發易服,這在江蘇一帶遭受到了最強烈的抵抗。于是,揚州十日、嘉定三屠、江陰之屠等等,滿人在長江下游制造的屠殺慘案不斷,而這里正是自南宋以來中國千年的文化、經濟中心和主要人才出產地。滿人入關后,中國的總人口降為明末的一半。中國的歷史上,最令人扼腕的事情莫過于高智商的精英人才被屠戮,精英是文明的主要載體,所以精英的被屠戮等同于文明的被摧殘。

普通話:一部殘酷血腥的千年漢族血淚史

  清朝,北京迅速的被滿化;緦儆谝靶U人的滿人本來根本不會說漢語,為了表達復雜的漢族文化,只能鸚鵡學舌的說中國的官話,但他們口中的漢語,已經完全喪失了入聲,并且有了翹舌和兒化音。這些都是滿人阿爾泰語系的特征。這種北京的內城話最終蔓延到了整個北京,到清朝中后期,這種方言最終戰勝了作為明朝官話的下江官話,成為清朝的官話,乃至現在普通話的基礎。從意大利來的傳教士利馬竇曾用羅馬拼音記錄了大量的當時的北京話,這些記錄至今尚保存著。從利的記錄中可以明白無誤地看出:明代北京話是有大量入聲字,并且沒有zh、ch、sh等翹舌音的語言。這說明了當時的北京話不是現在的北京話,也不是現在的普通話,因為無論北京話還是普通話都不具備這些特征。

普通話:一部殘酷血腥的千年漢族血淚史

  但是滿語的先天殘疾摧毀了漢語,首先,入聲字一下子就全丟了,這就是漢語同音字增多最根本的歷史原因,用滿語套學漢語的發音更是不倫不類,可以肯定地說,這是發音最糟糕的漢語。但是,歷史就是這么殘酷,滿人的這種蹩腳漢語比起日本皇軍的蹩腳漢語要幸運得多了,隨著使用人口的增加,這種讓當時的漢人老百姓笑掉牙的蹩腳漢語漸漸成了清朝統治階級的官方普通話。

  后來,孫中山領導的民國滅亡了滿清,中國歷史上第二次再造華夏。而且與東晉、明朝一樣,新的漢族政權同樣定都在南京,這個漢民族的復興圣地。華夏正朔再次轉向長江下游。這也印證了,南京一帶更能代表漢民族那多遭劫難、幾乎遺失的文明,這里較多的繼承了華夏的正統因素。 民國覆滅之后,首都遷至了北京,新中國的一切開始以北京為中心而構建。某種程度上,這造成了一種有悖于中華民國努力方向的“反漢化”。

  曾經躲在北京陰暗角落里的滿遺們終于看到了陽光,隨著新“普通話”的推廣,中國人逐漸遠離并忘記了自己祖先的優秀文明和曾經使用過的語言。 回到現在,讓我們再看看現在的下江官話,這個接近明朝官話的方言,中國的語言專家們一致公認揚州話是最理想的國語,因為揚州話聲音好聽,保存了漢語的重要特征入聲,而且使用范圍較廣——這證明揚州話可能最接近明代漢族人的普通話。

  有很多事情,已經無法改變。嘆息也好,扼腕也罷,都已經無濟于事。經過蒙、滿奴役了三百多年的漢人,到清末的時候,已經從漢唐高貴的子民淪為劣等低賤貧窮的半野蠻人,誠惶誠恐、亦步亦趨的拷貝西洋或東洋的文明成就,仿佛這個民族從來就是這樣的落后。 而本是偏遠蠻夷的日本和韓國,卻因為保留了漢唐宋明珍貴的文明碎片而最終從蠻夷走向中華,成為當今世界屈指可數的強國。 中國現在的官話,恐怕是再難動搖了,但積滿灰塵的中華正朔,或許在將來還能再次被擦亮。

發表評論登錄后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有帳號?[立即注冊])
  • 驗證碼:
  • 最新評論(共有 條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猜你喜歡
    相關欄目:
  • 文化雜談
  • 經典文摘
  • 文學知識
  • 傳統文化
  • 傳統節日
  • 風云人物
  • 國學資訊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法家
  • 捕鸟达人流量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