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古典文學網,祝您閱讀愉快! 古典文學網交流群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國學文化 > 文化雜談

從西門慶到賈寶玉,來看《金瓶梅》 與《紅樓夢》的女性觀

作者:閑月玲瓏來源:古墨社發表于:2020-01-16 20:24:30閱讀:

從西門慶到賈寶玉,來看《金瓶梅》 與《<a href=http://www.898897.buzz/gdxs/hl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紅樓夢</a>》的女性觀

在《紅樓夢》這部書橫空出世之前,有著四大奇書稱號的是《三國演義》、《水滸傳》、《西游記》與《金瓶梅》。

這其中有三部都是完全以男性為主體,以男性的視角來寫作。但是金瓶梅是一個例外!督鹌棵贰废蛭覀冎v述的是一個作為暴發戶的西門慶與他的那些女人們的愛欲糾葛與孽緣。

像這種以女性為主體,以前的文學作品中也出現過,比如唐傳奇中的《霍小玉傳》、《李娃傳》,又比如元稹的《鶯鶯傳》,都是女性題材,但是主要還局限于單個的個體,像這種大量的以女性群像為描摹對象,金瓶梅應該是首次,而之后的紅樓夢更是將這種女性視角發揮到了極致,所以這是一種了不起的進步。

從西門慶到賈寶玉,來看《金瓶梅》 與《紅樓夢》的女性觀

01

《金瓶梅》這部書的書名就充滿了強烈的女性色彩,所謂金瓶梅就是潘金蓮、李瓶兒、龐春梅,是分別取自三人名字中的一個字組合而成的,三人都是西門慶所寵愛的人,但是并不僅僅限于這三人,這三人只是代表,與西門慶有瓜葛的女性可以拉一個長長的名單,吳月娘、孟玉樓、李嬌兒、孫雪娥、宋惠蓮、王六兒、如意兒、李桂姐、鄭愛月……等等等等,人數眾多,與其說是金瓶梅,不如說是西門慶的那些個女人們似乎更為貼切。

《紅樓夢》的女性視角就更為明顯了,紅樓夢的原名叫作《金陵十二釵》,《金陵十二釵》又包括正冊副冊又副冊,還有文末的一個情榜,將書中出現的所有女子盡皆錄入,這是一個龐大的人群。

書中塑造了許多生動鮮活的人物,黛玉之癡情,湘云之豪爽,寶釵之圓融,探春之英闊,鳳姐之強悍等等。

02

金瓶梅與紅樓夢這兩部書都是以男性為第一男主人公,但是卻以女性為主要描寫對象。

這兩部書的主人公分別是西門慶與賈寶玉,事實上二人都是多情的人,二人都帶一個淫字,金瓶梅號稱淫書,所以金瓶梅的第一男主人公西門慶就是一個十足的淫棍,書中說他是一個風流子弟,生得狀貌魁梧,性情瀟灑,終日閑游浪蕩,專一在外眠花宿柳,惹草招風。寶玉也帶一個淫字,警幻稱其為“天下古今第一淫人”。

同樣都是帶一個淫字,西門慶是賈璉似的皮膚濫淫之輩,成日家偷雞摸狗,臟的臭的都往自己屋里拉,西門慶帶著淫器包,一路狂奔在尋歡作樂的路上。

他的獵艷對象包括王招宣府的林太太,朋友花子虛的老婆李瓶兒,人妻潘金蓮,家仆來旺的老婆宋惠蓮和賁四的老婆,還有伙計韓道國的老婆王六兒,家里的丫鬟仆婦基本上也都被他收用殆盡,更有外面的妓女李桂姐鄭愛月兒之流,以及還未來得及刮喇上的何千戶的娘子何氏,王三官的媳婦黃氏還有單聽名字就令人心旌神搖的楚云。

各種類型,各色人等,可謂無所不包,在西門慶這里,女人只分兩種,能上手的以及還未上手的,他本人也死在縱欲的路上,這個名單是常換常新的,若是西門慶不死,他必定會將淫縱進行到底。

與西門慶的皮膚濫淫不同,寶玉的是意淫,就像警幻仙姑對他的評價“如爾則天分中生成一段癡情,吾輩推之為‘意淫’。惟‘意淫’二字,可心會而不可口傳,可神通而不能語達。”

西門慶的多情更多的是濫情,是一種欲望,一種放縱,寶玉的”意淫”實則是一種深情,是對美好事物的一種憧憬,向往,二人在本質上是完全不同的。

從西門慶到賈寶玉,來看《金瓶梅》 與《紅樓夢》的女性觀

03

他們性質的不同,就決定了他們對待女性的態度截然不同,西門慶對待女性是一種貪欲獵艷征服的一種態度,金瓶梅書中出現頻率最高的一個詞就是淫婦,西門慶愛稱呼這些人為淫婦、小淫婦,甚至淫婦一詞也成了他的一種愛稱,比如他經常稱潘金蓮為小淫婦,就連同性之間也時常以淫婦一詞來對對方進行惡毒攻擊,比如春梅曾辱罵孫雪娥“淫婦奴才“。

他愛打人,打過潘金蓮,打過李瓶兒,打過孫雪娥,打過丫鬟小廝,馬鞭子甩的啪啪響,蔣竹山曾評價他是“打老婆的班頭,坑婦女的領袖”,十分準確。

他對女性只有占有征服縱欲,很少有尊重,少有的尊重只體現在他對正室吳月娘的態度上與孟玉樓的態度上。

而紅樓夢出現最多的一個詞是女兒二字,賈寶玉有一個著名的女兒論:

“女兒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我見了女兒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

“這女兒兩個字極尊貴極清凈的,比那阿彌陀佛、元始天尊,這兩個寶號還更尊貴無對的呢!但凡要說的時節,必用凈水香茶漱了口方可”

他是以絳洞花主護花使者的一種身份與心態出現,他對于這些女性是一種守護,一種珍視,寶玉為襲人剝過栗子,為晴雯渥過手,哄玉釧親嘗過蓮葉羹,為香菱換過石榴裙,為平兒理過妝,為黛玉葬過花等等,他珍視她們每個人,若是沒了這些人,則斯園斯柳斯花又有何意義?

賈寶玉的境界比西門慶不知高了多少倍,所以賈寶玉實則是天上的神瑛侍者下凡,具有高貴的品質,而西門慶就是紅塵中的世俗之人,酒色財氣他都想,貪念欲念他都有,而且比別人更甚,所以賈寶玉只存在于幻想中,而西門慶至今仍活在人間,寶玉難尋,而西門慶這樣的人物并不鮮見,這世間仍有許多西門慶這樣的人物。

從西門慶到賈寶玉,來看《金瓶梅》 與《紅樓夢》的女性觀

04

金瓶梅的作者開篇先有詞曰四段,單道世上人,營營逐逐,急急巴巴,跳不出七情六欲關頭,打不破酒色財氣圈子。

接著又有酒色財氣《四貪詞》,四件中,唯有“財色”二者更為利害,這“財色”二字,從來只沒有看得破的。西門慶就是如此,他本人就是一路在斂財縱欲尋歡的道路上狂奔,最終送了卿卿性命,正象開篇的《四貪詞》所說的“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仗劍斬愚夫。雖然不見人頭落,暗里教君骨髓枯。”“羅襪一彎,金蓮三寸,是砌墳時破土的鍬鋤;枕上綢繆,被中恩愛,是五殿下油鍋中生活。”

所以,金瓶梅更像是一把風月之鑒,具有警世通言的作用,它告誡世人貪念欲望是可以毀滅一個人的。

而紅樓夢的作者開篇就表明了自己寫作的目的旨在為閨閣立傳,“今風塵碌碌,一事無成,忽念及當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細考較去,覺其行止見識皆出我之上。我堂堂須眉誠不若彼裙釵,然閨閣中歷歷有人,萬不可因我之不肖,自護己短,一并使其泯滅也。”基本上賈寶玉是以一個旁觀者親歷者記錄者仰慕者的姿態出現。

從西門慶到賈寶玉,來看《金瓶梅》 與《紅樓夢》的女性觀

05

金瓶梅的作者蘭陵笑笑生聲稱自己講述的是一個風情的故事,他筆下的女性也都是些風情搖曳的女性,擅風情,稟月貌,美麗而不安分,以潘金蓮、李瓶兒、龐春梅為代表,其余也大多是這種類型,金瓶梅筆下幾乎沒有冰清玉潔的女性,大多是些有污點淫蕩齷齪甚至是毫無道德底線的。

金瓶梅中的女性多處于從屬地位,受壓迫的一種角色,她們所需要的生活是依附于男人才能實現的,她們不具備獨立的思想與人格,她們的核心就是取悅男人。

比如最為心高氣傲最有個性的春梅,也是在進入守備府受到周守備的寵愛之后,才迎來她人生的高光時刻,而孫雪娥在最后張勝被杖斃之后,直接就選擇上吊自盡,沒有男人的庇護,她們是無法生存的,她們統統是這個男權社會的犧牲品,大多以悲劇結束,在金瓶梅里,女性處于絕對的弱勢。

當然,金瓶梅已經開始注重展現這些女性的內心世界與情感需求,甚至在性這個問題上,金瓶梅里的女性開始有自己的主導,不再是一味的從一而終,而是有自己的選擇,甚至渴望在性的方面享有平等權,這是一種巨大的進步。

比如西門慶與林太太的鏖戰與潘金蓮的鏖戰與王六兒的鏖戰,他們其實是一種旗鼓相當的,在性關系中,而且與其說這些人是西門慶的獵物,勿寧說西門慶是她們的獵物,王六兒、如意兒、潘金蓮無不是從西門慶身上攫取了大量的金錢與財物,他們的本性是一致的。

如果說醉鬧葡萄架是西門慶主導的一場性虐待,到了最后,卻是由潘金蓮來主導了一場性虐待,直接后果就是導致了西門慶的暴斃,西門慶死于淫亂。

這在以前的小古典小說里是不可想象的,如果這也可以理解為是向那個男權社會發起的一種挑戰,但是也僅此而已,這些女性還未想到要能擺脫男人,不依附于男人,最后仍然離不開男人。

而紅樓夢里的女性已經有了女性意識的覺醒,紅樓夢的女性吟詩作賦,談古論今,齊家治國,這就是書中的那句“金紫萬千誰治國,裙釵一二可齊家”。

比如鳳姐理家、探春理家,眾女兒大觀園內成立詩社,唯一的男性賈寶玉反成了陪襯者,反成了配角,寶玉也樂此不疲,甘愿為女孩兒們充役。

賈府單單是一個小小的丫鬟鴛鴦,就能以一種決絕的方式來對這個男權社會發起挑戰,向三從四德這些封建倫理道德提出質疑,她就有這樣的氣魄:“當著眾人在這里,我這一輩子,別說是寶玉,就是寶金、寶銀、寶天王、寶皇帝,橫豎不嫁人就完了!就是老太太逼著我,一刀子抹死了,也不能從命!伏侍老太太歸了西,我也不跟著我老子娘哥哥去,或是尋死,或是剪了頭發當姑子去!要說我不是真心,暫且拿話支吾:這不是天地鬼神、日頭月亮照著!嗓子里頭長疔!”

鴛鴦抗婚是女性不甘處于從屬地位所發出的吶喊與抗爭,婚姻家庭生活已不再是女性的最終歸屬,更不用說英豪闊大的探春與湘云,從未將兒女私情略縈心上。

就像探春所說的,她們更渴望立一番事業。

所以,紅樓夢里的女性大多是以未婚女性為主,不是傳統的依附于男人的那一類,即使是已婚的鳳姐也可以凌駕于男人之上,與男人分庭抗禮,書中就評論,鳳姐是脂粉堆里的英雄,連那些束發頂冠的男子也不能及,這對鳳姐的評價相當之高。

紅樓夢里有一個最象金瓶梅里的人物,尤三姐,看她與賈珍,賈璉調情,真有一種金瓶梅的即視感,但尤三姐是有自己的尊嚴的。

書中有一段對尤三姐的評論,真是驚世駭俗,“真把那賈珍二人弄的欲近不能,欲遠不舍,迷離恍惚,落魄垂涎。再加方才一席話,直將二人禁住。弟兄兩個竟全然無一點兒能為,別說調情斗口齒,竟連一句響亮話都沒了。三姐自己高談闊論,任意揮霍,村俗流言,灑落一陣,由著性兒拿他弟兄二人嘲笑取樂。竟真是他嫖了男人,并非男人淫了他。”

尤三姐看似風情萬種,美艷無雙,卻自有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氣概,這在由男性主導的社會里的是不可想象的,這是一種巨大的進步,所以曹雪芹的女性觀是非常先進且超前的。

從西門慶到賈寶玉,來看《金瓶梅》 與《紅樓夢》的女性觀

06

尤三姐是有尊嚴的,而金瓶梅里的很多人是沒有尊嚴的在活著,金瓶梅與紅樓夢中的女性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女性,紅樓夢里的女性是精英女性,金瓶梅里的女性都是些隨波逐流的可憐之人,可悲之人,可嘆之人,可恨之人,他們是俗世中的人,卑微的活著。

當然,這也與她們所處的地位及所受的教育有關系。

當然,這同時也與兩部書的主旨有關,金瓶梅是為警示后人,紅樓夢的主旨意在為閨閣立傳。

蘭陵笑笑生善于洞悉人性的幽微,他勇于凝視人性的深淵,所以金瓶梅是一部寫實主義,而曹公則身處泥沼,卻不忘仰望星辰,這是浪漫主義,二者同樣偉大。

-END-

【作者簡介】閑月玲瓏,自由撰稿人。世界之大,但求一隅,素心為箏,文字為憑。

發表評論登錄后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有帳號?[立即注冊])
  • 驗證碼:
  • 最新評論(共有 條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猜你喜歡
    相關欄目:
  • 文化雜談
  • 經典文摘
  • 文學知識
  • 傳統文化
  • 傳統節日
  • 風云人物
  • 國學資訊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法家
  • 捕鸟达人流量多的 河北快3和 辽宁快乐扑克开奖遗漏 天津快乐10分助手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一定牛 炒股论坛 体彩11选五中奖金额 刘伯温精选六资料大全 2019上证指数分析 全国地方彩票开奖结果 福建11选五技巧